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 > > 《战末弦音》战末为王 第18章 暗流欲起 战末弦音章节目录

《战末弦音》战末为王 第18章 暗流欲起 战末弦音章节目录

发布时间:2019-07-11 16:02:39编辑:百小白来源:小说作者:太子·轩 状态:已完结

主角叫姬轩,公冶的小说是《战末弦音》,它的作者是太子·轩最新写的一本玄幻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 马车在一间客栈前停下,小二帮着公冶浩淼将地狱从车上扶下,进入客栈。马车夫望一回招牌,有间客栈,用心记下即驾着马车回了唐府。姬轩要

>>>《战末弦音》在线阅读<<<

《战末弦音免费试读


马车在一间客栈前停下,小二帮着公冶浩淼将地狱从车上扶下,进入客栈。马车夫望一回招牌,有间客栈,用心记下即驾着马车回了唐府。姬轩要了三间上房,小二同公冶浩淼将地狱安置好后,各自休息去了。

公冶浩淼关上房门,脸色微显苍白,自斟了一杯茶之后便小心翼翼的和衣坐在床上,解开腰带,胸部上有几处淤青,倒数第三第四根肋骨处皮肉已经绽开,所幸肋骨伤及不重。公冶浩淼看着自己这个伤,估摸着十天半个月是好不了的,身边又没金创药。今日走了一天,浑身的汗臭味,衣上还有血渍和泥渍,便一股脑儿脱了下来。“铛!”“铛!”两声,从衣中滚出两颗碎金子,公冶浩淼捡起两颗金子,嘴角一笑虽然时代不同了,但这金子可是通货到哪儿都吃香的。有这两颗金子,买身衣裳在买瓶金创药倒不是问题了。

重新穿好衣服,公冶浩淼走下楼,正向掌柜的询问哪里有衣店,哪里有药铺,正自从门口飘进一股香味,钻进公冶浩淼的鼻间,一闻之下竟然浑身舒坦,全身上下的伤口疼痛一扫而空,金津玉液顿时浸满了舌面。真个是民以食为天!

“好香啊!”公冶浩淼不觉脱口而出,掌柜的一听赞赏道:“客官好鼻子。这可是自我们三川郡有名的香醉仙飘来的,这香醉仙做的美食可是我们三川郡一等一的绝味。”听掌柜这么一说,公冶浩淼又觉肚子雷声震天,才想起今夜晚饭还没有吃呢,想着正好去香醉仙用晚饭也好,又听到掌柜的一声叹息:“只是香醉仙的价格不菲,一般人也只有闻闻香味的份。”公冶浩淼搓了搓手中的两颗金子,生生将口中的金津玉液吞下肚子,准备买完金创药和衣服之后随便在路上吃点填填肚子也就罢了。

谢了掌柜的,公冶浩淼一脚踏出门槛,就听到“你去哪里?”思忖着,现在这客栈左右也就他和掌柜的,且这声音听着有些熟悉,公冶浩淼才觉得这是跟在他说话,转过头一看果真是熟人,笑道:“姬——”眼角瞄到掌柜的,便道:“少爷不是叫我置办些药物嘛,这不……”姬轩也没兴趣听他说下去,对掌柜的说道:“饭菜做好了?”

“好嘞,客官这不是。”不见掌柜的回答,倒是从厨房里出来托着几碗菜的小二欢快的回答。公冶浩淼肚子生好饿着,偏又来了饭菜,看着走下楼梯的姬轩道:“少爷真是心思缜密,想起小的没吃晚饭,特特还叫厨房做了呢。”乐呵呵的坐到椅子上去了,姬轩亦是随即坐下。小二放好碗碟,公冶浩淼取了筷子也不管烫不烫,急急放入嘴中,谁知一嚼便全数吐了出来。小二见状耷拉这脸:“不至于这么难吃吧,客官试试这葱花豆腐?”公冶浩淼夹了一角豆腐,刚放入口中又立即吐了出来。姬轩看着,也取了双筷子,夹起一片方方正正的肘子,放至唇边,还未咬下眉毛就拧在了一起,放下筷子道:“有间客栈在三川郡也算是上等的客栈,怎的做个菜如此不济?”

本来姬轩是不会吃的,只是这有间客栈是三川郡上等的客栈,理应这饭菜是极可口的,就算公冶浩淼吃过咸阳宫的饭菜,口味挑剔了些倒也不至于嚼一口便吐掉的,况且这些时日吃的也都是地狱打的烤野鸡野鸭。看公冶浩淼将豆腐刚放入嘴中就吐出,也就疑惑的自己试了一试,没想到如此不济。

掌柜的急急忙的赔罪道:“厨房告假,厨师这几天都没人。”又转头问小二这菜谁做的,小二通红了一张脸:“我……我……”我了半天,也我不出个是我做的。公冶浩淼灵机一动,对姬轩道:“少爷,既然厨师不在,想必也吃不到什么可口的,不如带我去吃隔壁的香醉仙,也好让我长长见识。”看着公冶浩淼热情的样子,姬轩不冷不热道:“我没钱。”公冶浩淼呜咽一声,哀莫大大于心死的垂下了脑袋。同时,肚中又如夏雷滚滚,听的小二不好意思的往后缩了些。

姬轩从腰间摸了块玉石,扔给掌柜的:“拿这玉石去西街的当不当当铺取些钱来,将香醉仙的招牌菜全给我搬来。”掌柜的听了急忙着小二置办去了,姬轩便转身回了房间,公冶浩淼也跟着姬轩进了他的房间。

“很严重?”姬轩问道,公冶浩淼摇摇头:“也不是非常严重,吃了你的药好了不少,就是伤口有些疼,没有金创药好不得。”说罢,脱了衣服,姬轩让他躺下一手在那伤口上缓缓拂过,同时输出许多内力,公冶浩淼顿时觉得舒服了很多,原本还有些闷热的感觉现在也全没了。姬轩随手翻出一小瓶药罐子,交给公冶浩淼要他自己涂在伤口上,竟不想这膏药如此神奇,涂上之后就是一股清凉的感觉,什么痛都没有了。

“你的伤势倒也没什么大碍,给你的药继续用着,想必能够好的快一些。”公冶浩淼点了点头,准备要穿衣服。姬轩闻着上面的汗臭道:“在咸阳宫不是做了几套,没带出来换洗?”

“在包袱里,等会儿洗过澡再换。”公冶浩淼道。随即看着姬轩,问道:“你今天怎么不动手呢?你若动手,地狱也省的受伤了。”姬轩倒了杯冷茶拿在手中:“若是一个三五岁的孩子在你跟前,叫着嚷着要同你比试,你会怎么办?”公冶浩淼想也不想道:“不过几个小毛孩罢了,自然是一笑置之”说完,公冶浩淼就知晓了姬轩的意思。

姬轩道:“这个比喻虽不大恰当,不过你能理解即是好的。”

姬轩已经在一般人眼中已经是个神仙了,那些山贼在他面前就跟跟三岁小娃在你面前挥舞着拳头耀武扬威一般,自然是同公冶浩淼说的那般是不会当真的。更何况,姬轩是不屑也是懒得动手。

突然沉静下来,公冶浩淼低着头,抿着唇脸色颇有些严肃;姬轩则是自顾自的喝着冷茶,将茶饮尽的时候,姬轩道:“有什么就问。”

“月儿说我是重身,伏羲河图的重身,说只有找到我才能找到伏羲河图,寻找伏羲河图为什么需要重身?”公冶浩淼严肃的看着姬轩。

“也并不全对,重身只是寻找伏羲河图的一个关键——”未等姬轩说完,公冶浩淼急问道:“那另一个关键呢?”姬轩道:“传人,伏羲河图的传世传人。只有伏羲河图的传世传人和传世重身相互辅佐着才能够找到伏羲河图。”听了姬轩的话,公冶浩淼恍然大悟,又问:“那传人呢?”才说完,便看着姬轩问道:“你不会就是那个传人?”

姬轩默不作声算是默许了,又淡淡道:“若不如此,你以为蜀山那些老头子会就此罢手。”听到蜀山,公冶浩淼又想到那个他深爱却又伤他最深的人,姬轩并没有注意到他,继续说道:“寻找伏羲河图路途遥远,且困难重重——”听着姬轩的话,公冶浩淼再次打断:“那要如何寻找伏羲河图呢?”

“凤尾符,根据骨盘的指示找到凤凰王留在世间的八条凤尾符即可寻找出伏羲河图。”

“凤凰王,凤尾符。”公冶浩淼自己轻声嘀咕了几声,又对姬轩道:“你又为何要寻找伏羲河图?”姬轩低头看着手中的冷茶,见不得他的面目,也不回答。公冶浩淼见他不答,也只好作罢。

…………

唐府,一间客厅之中。这间客厅不是很大,上面放着两把太师椅,下面两边分别放着两张椅子,椅子中间是茶几。而在身后的墙上挂着几张水墨幽兰,茶几边上还放着几盆幽兰。

这客厅就叫做幽兰厅。

幽兰厅中现在有三个人,太师椅上坐着一个三十五六的男人,这个男人眉宇之间正气浩然,与唐嫣然颇有些相像,想来是他爹爹,秦王的御用炼丹师唐岚了。驾车的马车夫弓着身站在他跟前。

唐岚对站在身后的家丁使了个眼色,家丁会意急忙从袖中掏出些钱币,塞给马车夫:“今日除了大小姐之外你还可曾见过什么人没有?”刚才,这马车夫将一路发生的事情已经一五一十的告诉了眼前这唐家的家主。

马车夫见着家丁手中的钱币,忙接过揣在怀中。在唐府已经几十年了,自然懂得这个时候该如何说话:“不曾,不曾。今日小人只是送小姐回家,一路平安并未发生过什么事情。”“那就先下去吧。”家丁看着马车夫离开厅堂,才会回身对唐岚道:“老爷,根据这车夫的描述,应该是护国法师来了三川郡了。”家丁也是见惯了场面的,尤其“护国法师”简直只是在与唐岚在唇语。

唐岚也只将茶杯盖子抚了抚道:“也亏了他,要不然嫣然这丫头指不定要吃那些山贼的亏了。”抬头看见家丁欲言欲止的模样,眉头一皱催促道:“有话就说。”家丁道:“为何护国法师不将那些山贼都……”将手在脖间一横,唐岚自然知道他的意思,摇头道:“他的性子谁都摸不清楚,只是他既救了嫣然。你先去准备,明日我亲自去有间客栈道谢。”

“要通知郡守郡尉郡监他们嘛?”家丁问道,唐岚冷眼一横,他是御用的炼丹师,在咸阳宫虽不曾见过姬轩,但是姬轩的性子还是听说过一二的,既然他悄悄的来了,那就当作什么都不知道的最好。

唐岚转身走入唐嫣然的闺房,此刻唐嫣然已经坐在妆台前,梳着有些凌乱的头发,方才不曾仔细看,此刻映衬着铜镜,真个儿两脸夭桃从镜发,一眸春水照人寒。唐嫣然从铜镜中看到唐岚的身影

《战末弦音》 精彩点评

粮草。后期非传统末日文。最开始我就是被简介吸引进去的“食金者寿如金,食玉者寿如玉”。虽然说这是一本末日文,有末日的秩序崩坏,肆掠的非人生物,还有经典的进化、丧尸一类,但是到了后期,就逐渐深挖起源,追溯人类的文明。并在中途穿插穿越时空,回到过去,在历史中创造着历史,形成着今后的即现在的地球。ps:萝莉大法好。

战末弦音

战末弦音

作者:太子·轩类型:玄幻状态:已完结

粮草。后期非传统末日文。最开始我就是被简介吸引进去的“食金者寿如金,食玉者寿如玉”。虽然说这是一本末日文,有末日的秩序崩坏,肆掠的非人生物,还有经典的进化、丧尸一类,但是到了后期,就逐渐深挖起源,追溯人类的文明。并在中途穿插穿越时空,回到过去,在历史中创造着历史,形成着今后的即现在的地球。ps:萝莉大法好。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