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 > > 《书剑恩仇记》书剑恩仇 二十七,孙乐听冤欲解救 吴瑞欢心得释放 书剑恩仇记女体化

《书剑恩仇记》书剑恩仇 二十七,孙乐听冤欲解救 吴瑞欢心得释放 书剑恩仇记女体化

发布时间:2019-07-11 08:01:34编辑:百小白来源:阅文集团小说作者:雪淞 状态:已完结

雪淞新书《书剑恩仇记》由雪淞所编写的武侠风格的小说,主角李小虎,邓伟,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 梅云探望母亲回来后,叶万松看到其他人因为离家日久,也都露出了思亲之情,便对大家说:“我们都已离家很长时间了,思念家人也是人之常情

>>>《书剑恩仇记》在线阅读<<<

《书剑恩仇记免费试读


梅云探望母亲回来后,叶万松看到其他人因为离家日久,也都露出了思亲之情,便对大家说:“我们都已离家很长时间了,思念家人也是人之常情,我们就轮流都回家看看吧。路上也可像梅云一样,打听一下书香楼丢失的藏书情况。这次就孙乐回去吧。”

孙乐告别了众人,踏上了返乡探亲之路。

这一日,孙乐午后走过一个小镇。走得口渴了,便到镇头一户人家讨水喝。走得近来,听得这户家里传来中年妇女“嘤嘤”哭声。那哭声很是悽苦,似有无限痛苦、委屈在里面。

孙乐不觉动了恻隐之心。上前轻轻敲门。

那妇人听见有人敲门,停止了哭泣。到门口问:“是谁呀?”

孙乐回答:“我一个过路人,口渴了,想讨碗水喝。”

那妇人舀了一瓢水,开门递给孙乐。孙乐见她四十多岁光景,面容憔悴,衣着朴实,两眼都哭肿了。喝完水便问她:“大婶有什么难事么?为什么这样啼哭?”

那妇人听了这话,眼泪又止不住流了下来。

孙乐关切地说:“有什么难事,可否跟小生说说,如能帮忙,小生愿意效力。”

那妇人可能是有苦无处诉,憋闷很长时间了,很想向人倾述。便对孙乐开了口:“我青年守寡,领着一个儿子孤苦伶仃度日。好不容易把儿子养大到十八岁。前日晚,我对儿子说‘明日是你父亲祭日,你起早去买些祭品吧。’儿子便起早去王屠户家买猪头。可忘了带篮子了,王屠户便进里间用块垫布包好一个猪头递给我儿子。

我儿子体质虚弱,两手捧定猪头回家,走不多时,便觉乏了,暂且放下歇息,然后又走。迎面恰遇巡更人走来,见我儿两手捧定带血布包,又累得气喘吁吁,就生了疑心,问:‘是什么物件?’我儿答道:‘是猪头。’说话气喘,吐字不真。巡更人更觉疑心,一人弯腰打开布包验看,天已微亮,只见里面是一颗血淋淋发髻蓬松的女子人头。我儿一见,只吓得魂飞魄散。巡更人不容分说,即将我儿押解到县衙。知县见是人命案,立刻升堂审问。问:‘你叫什么名?为何杀人?’我儿哭道:‘小人叫吴瑞,到王屠铺内买猪头,忘拿家伙,是王屠户用布包好递与小人。后遇巡更之人追问,打开看时,不想是颗人头。”

知县听了立刻出签,拿王屠户到案。谁知王屠户拿到,不但不应,还说买猪头之事也是没有的。又问他:‘垫布不是你的么?’他又说:‘垫布是我晾在屋外,谁人都可偷取。’

知县见不能马上定案,便将两人都暂押牢中。想我儿身体虚弱,受此惊吓、冤屈,又押在牢狱,如何经受得了。我去探监,他哭得昏天黑地,茶饭不思。我怎么能不心疼,所以回来就痛心哭泣。”

孙乐听罢,一来觉得此事蹊跷。二来也替吴瑞母子委屈。便说:“此事我替大婶访察、访察。冤屈会解开的。”

那妇人见遇到义士,心里很是高兴,千恩万谢。

孙乐说他想扮作乞丐去暗访。大婶便用锅烟子,往他脸上一抹,身上手上也花花答答地抹了;又找出身破衣服、一又破鞋给他穿了。还给他找了个黄瓷瓦罐,一根打狗棒。孙乐便左手提罐,右手拿棒,出去到外边暗访。

孙乐走着又想道:“既扮做乞丐,应当叫唤乞讨才是。”便可怜巴巴叫道:“可怜我可怜我吧,赏我一碗半碗饭吃,剩饭馊饭都可!”要了一天,也要到些剩饭吃了。

看看天黑了。一轮明月很是光亮。走到一个僻静处,只见一家后墙有个人影往里一跳。孙乐心中一动,暗说:“才天黑便有小偷儿?我也跟进去瞧瞧。”想罢,放下瓦罐,丢了木棒,摔了破鞋,光着脚丫子,一伏身往上一纵。纵上墙头,看墙头有柴火垛一堆,就从柴垛顺溜下去。留神一看,见有一人爬伏在那里。孙乐便上前伸手按住,只听那人“哎哟”了一声。孙乐说:“你嚷,我就捏死你!”

那人道:“我不嚷!我不嚷!求爷爷饶命。”

孙乐问:“你叫什么名字?偷的什么包袱?放在哪里?快说!”

那人说道:“我叫孟冬,家有八十岁的老母要赡养。我是头次干这营生呀,爷爷!”

孙乐说:“你真没偷什么?”一面问,一面检查细看,只见地下露着白绢条儿。一拉,土却是松的,越拉越长,猛力一抖,见是一双小小金莲;复又将腿攥住,尽力一掀,原来是一个无头的女尸。孙乐一见,道:“好呀!你杀了人,还和我闹这个腔儿呢。实话告诉你,我是暗暗私访的侠客。”

孟冬闻听,吓得胆裂魂飞。口中哀告:“爷,大爷!小人作贼是实,但并没有杀人。”

孙乐说:“你没杀人,这女尸是怎么回事?”

孟冬道:“这是王屠户家后院。我是来偷他家仓房的。我与吴瑞母子关系不错,王屠户陷害吴瑞,我很生气,想偷他家东西泄泄气。没想到看到地上露出白绢,以为是在地下埋了什么宝贝,就拉出来看,又没想到是具女尸。”

这时听到屋内有个男子说话。孟冬小声说:“这是王屠户在说话。”

孙乐小声问:“他不是关在监牢里么?”

孟冬道:“听说没有查到实据,先放回来了。”

孙乐说:“我去去就来,先委屈你一下。”说罢他用白绢将孟冬绑上,嘴堵上。从窗户跃入王屠户家里。

王屠户见从窗户跃入一条大汉,吃惊地问:“是什么人?”

孙乐一把拤住他的脖子,他疼得浑身乱颤。屋里还有一个婆子,吓得倒在墙角一个劲哆嗦。

孙乐逼问王屠户:“你老实交待,要不我拤死你!”

王屠户忙作揖,吃力地说:“好汉饶命,我一定老实。”

孙乐厉声说:“你这该死的奴才!自己杀害人命,还要陷害吴瑞。你既不知女子的头是怎么回事,为什么你家后院埋着女子尸体?从实招来。”

王屠户没曾想来人知道了他在后院埋尸之事,一时惊得目瞪口呆,与木雕一般。喘了几口气,说道:“小人愿招。只因那天五鼓起来,刚要宰猪,听见有人扣门求救。小人连忙开门放入。又听得外面有追赶之声;口中说道:‘既然没有,明早细细搜查,大约是在哪里窝藏下了。’说着话,仍从原路回去了。小人等人静后,点灯一看,却是个年幼女子。小人问她因何深夜逃出,她说:‘名叫锦云。只因身遭拐骗,卖入烟花巷。我是良家女子,不肯依从。后来有胡太守之子,倚仗权势,多许金帛,要买我为妾;我便假意殷勤,递酒献媚,将太守之子灌得大醉,得便脱逃出来。’小人见她美貌,又是满头珠翠,不觉邪心顿起,对她动手动脚,谁知女子嚷叫不从。小人顺手提刀,原是想吓唬她,不想刀飞快,才到脖子上,她一挣,头就掉了。小人见她已死,只得将外面衣服剥下,将尸埋在后院。回来正拔头上簪环,忽听有人叫门,买猪头。小人连忙把灯吹灭了。后来一想,我何不将人头包了。叫他替我抛了呢?总是小人糊涂慌恐,不知不觉就将人头用垫布包好,从新点上灯,开开门,将买猪头的叫回来——就是吴瑞。可巧他没拿家伙,因此将垫布包的人头递与他,他就走了。他走后,小人又后悔起来,怎么能让他扔这颗人头呢?必要闹出事来。又一想,他若替我扔了也就没事;倘若闹出事来,就给他一推不认账。不想大爷你竟把个尸首搜出来。可怜小人杀了一回人,所有的衣服等物动也没动,就犯了事了。”

孙乐说:“你既然招了,那押你到县衙你也要如实招供,把因你被陷害的吴瑞解脱出来。”

王屠户不吭声。

孙乐又一拤他的脖子,他疼得差点背过气去,心想,我如不听他的话,他就得拤死我,还是跟他到县衙吧。于是吃力地说:“大爷,我听您老的话,跟你去县衙招供。”

孙乐把王屠户用绳子捆上。又到院子里对孟冬说:“王屠户的招供你都听见了吧?”

孟冬点头,“听见了。”

孙乐说:“那你跟我们到县衙,做一个证人。”

孟冬点头说:“行。”

于是孙乐带着孟冬,押解着王屠户到了县衙。

知县听了王屠户招供,知道吴瑞是被冤枉,下令释放他回家。

孙乐把吴瑞带回家。其母见了抱着他痛哭。之后母子又对孙乐千恩万谢。

孙乐替吴瑞解除了冤屈,心中很是痛快,再次踏上归途。

《书剑恩仇记》 精彩点评

教主的战国文,如果算成电影估计是18H的吧。而且还好是写日本战国的,不然可能就404了。《书剑恩仇记》,主角(李小虎,邓伟)前期极尽霸道,以得势力,中期底蕴见长有霸道开始慢慢转王道,后期君领天下。全书写出了日本人特有的残暴,嗜杀,又对美好事物的追求,与对和平的渴望这种矛盾又统一的味道。顺便还能狠狠长一长日本战国的知识。就是最后又是教主老习惯结尾开坑。总体来说是本不错的小说。

书剑恩仇记

书剑恩仇记

作者:雪淞类型:武侠状态:连载中

教主的战国文,如果算成电影估计是18H的吧。而且还好是写日本战国的,不然可能就404了。《书剑恩仇记》,主角(李小虎,邓伟)前期极尽霸道,以得势力,中期底蕴见长有霸道开始慢慢转王道,后期君领天下。全书写出了日本人特有的残暴,嗜杀,又对美好事物的追求,与对和平的渴望这种矛盾又统一的味道。顺便还能狠狠长一长日本战国的知识。就是最后又是教主老习惯结尾开坑。总体来说是本不错的小说。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