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 > > 《蒸汽偃师》蒸汽烟使用方法 【第十八章】生死 蒸汽偃师小说大结局

《蒸汽偃师》蒸汽烟使用方法 【第十八章】生死 蒸汽偃师小说大结局

发布时间:2019-07-10 16:05:29编辑:百小白来源:小说作者:顾芝 状态:已完结

顾芝新书《蒸汽偃师》由顾芝所编写的职场风格的小说,主角元凭,卫临远,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 余墨痕心绪不宁,又受风声惊扰,睡得很不舒服。她醒过来几次,都看见涂廉坐在原地没动,也没见他睡过去。 涂廉果然是个很有担当的人,即

>>>《蒸汽偃师》在线阅读<<<

《蒸汽偃师免费试读


余墨痕心绪不宁,又受风声惊扰,睡得很不舒服。她醒过来几次,都看见涂廉坐在原地没动,也没见他睡过去。

涂廉果然是个很有担当的人,即便是如此困苦的情况,他也一力承担着最大的责任,每隔一段时间就探头看看,显然是在检查窝棚的状态能不能扛过这阵风雪。

丹桑心态倒是很好,窝在一边不管不顾,睡得稀里糊涂,鼾声都比别人响亮些。

涂廉肯出钱请“老马”,显然不是请他来睡觉的。

余墨痕看得出来,涂廉不愿把宝贵的时间和补给都白白花费在等待上。

这人皱着眉头,似乎一直在考虑之后的路线;想到什么,也没兴趣跟这支良莠不齐的队伍集体讨论,直接抄起丹桑的烟杆,戳醒这匹“老马”,嘟嘟囔囔地互相怼上一阵。

余墨痕呆在一边,有一句没一句地听着,默默腹诽这种对话毫无意义。

反正涂廉怨怼的表情就算明明白白摆上了脸,最后还是得听“老马”的。毕竟在雪山之中,多一分经验,便多一分保命的机会。

她身边的喀律显然心里也乱得很,翻来覆去怎么都睡不踏实。余墨痕终于彻底清醒、再度睁开眼睛的时候,喀律已经跑到涂廉边上,一块儿守夜去了。

余墨痕自认没那个本事,过去只能添乱;只好跟约呷郎旺丹桑几个挤在一处取暖,摩肩接踵,不分你我。

她这时候反正也无事可做,不由开始乱七八糟地想东想西,竟然又想起她娘来了。

她娘据说有个不错的出身,娘家人做过官,只是官场上折了戟,才落了个发配哀葛的下场。她娘作为闺秀的人生,就此转了个又急迫又潦草的弯,突然成了徙流的犯官之后,还不得已嫁了个当地的流氓——也就是余墨痕她爹,闺秀的幻梦只好转嫁到了余墨痕身上。

余墨痕小时候,家里就已经穷得要死。就是这种境况下,她娘还要费劲给她传授无处展示的规矩,天天强调男女之防,纠正她言谈举止行坐,防止她成为下一代流氓。

然而余墨痕此刻的行为显然有负亡母重望。她不知道自己在这个冰窟似的窝棚里蹲了多久,骨子里那一点遗传自老爹的匪气,已经收不住了。

这会儿,她很想出去弄点雪来,捂化了,可以拌点麦粉给大伙儿吃。

她先前困倦的时候只是想睡;这会儿清醒了,那种干渴和饥饿,简直逼得她要发疯。她扫一眼周遭众人的苦相,便知道他们的感受也差不了多少。

余墨痕意识到,自己已经开始主动撺掇约呷跟她一起出去了。在哀葛的时候,这种事绝对不可能发生在她身上。她多年积累的自控力显然正在失去作用。

按照这支队伍出发时就定下的规矩——也是山里活命的规矩,她不能一个人脱离队伍。涂廉和喀律守在门口;丹桑要好好休息,毕竟后面的路都要靠他;郎旺是余墨痕不愿去招惹的;只有约呷,看上去一副挺好说话的样子,是最合适的人选。

余墨痕想要饮食的渴望实在是太强烈了,她竟然听到自己那一通胡吹里相当自然地冒出了几句脏话。

得了吧,她想着,什么闺秀,见鬼去吧。

涂廉却突然看向这边,盯着约呷看了一会儿,道,“你脸色不大对。”

余墨痕赶紧闭嘴,仔仔细细把约呷打量了一阵儿,还是没看出个所以然来。

“老马”丹桑闻言,也磨磨蹭蹭地坐起身,看了约呷一眼,就道,“你嘴巴乌成这个样子,肯定脑仁疼得要死,还想吐,是不是?”

约呷显然被说中了,苦着脸点点头。

余墨痕恨不得从门缝里溜出去。

所有人的脸都冻得发白,她不具备涂廉和“老马”那种建立在丰富经验之上的洞察力,根本看不出约呷和其他人的区别。

但她跟着这支队伍,一路耳濡目染,也知道在如此之高的雪山上,这点看似不起眼的症状,也有可能会要命的。

余墨痕心里愧疚,却也无计可施,只能赶紧伸手帮约呷松了松风帽,道,“你先歇着,想吐就吐,我……我想办法给你弄点水来。”

“你乱充什么行家?”郎旺不知什么时候也醒了,对着这边冷笑道,“小姑娘,先管好自己吧。”

“我自然不是行家,”余墨痕转头去问丹桑,“约呷这个样子,会不会有什么危险?”

“得先在这里歇一歇,观察一下,”丹桑也不好妄下结论,“挺过去了就还能往上;实在不见好,就只有下山了。”

“别吵了,”涂廉看一眼外头,脸上突然隐约闪过一点哭笑不得的神色,但很快又恢复了平日里的冷漠,“雪停了。”

他盼这一刻,已经盼了许久,原本该欣喜地立即带上所有人立刻出发;然而他的伙伴约呷却出了状况,不一定能够继续往前。

涂廉还在纠结,郎旺已经一把将行囊甩到背上,对约呷道,“小老弟,咱们要去的地方,离这里估摸只有半天脚程。你要还是个男人,就利索点跟上。”

约呷点了点头,慢慢地站了起来。看去实在勉强得很。

他没有选择退,余墨痕却衷心希望他退。

还有什么,能比生命更重要呢?

丹桑则露出了些许奇怪的神色,道,“传说里山中金脉所在的那片地方,半天可走不到。”

余墨痕心道,这伙人神神叨叨地瞒了她一路,果然还是信了那些虚无缥缈的传说,贪图所谓雪山之上由格茂大神亲自加持过神力的特殊千岁金。

郎旺闻言却皱了皱眉头,他瞟了一眼涂廉,就对丹桑道,“老哥,到这个时候了,我就实话跟你说了吧。咱们这一伙结伴上山,并不是要找那鬼知道在哪儿的什么金脉,我们要找的,是另外一种东西。”

余墨痕的脸悄悄地红了。

她刚刚还十分笃信自己的揣测,一不小心,就给这几个已经共同度过了许多困苦的伙伴,错误地扣上了一顶贪婪的帽子。

涂廉沉默一会儿,也不打算再瞒下去,只道,“以顶峰为心,向西南方五里半,有一个陡坡,丹桑你只需把我们带到坡下,后边的路,我们自己就能行。”他说着,看了一眼余墨痕,又补充道,“到时还请你带着瑟勒,等我们两天。倘若我们不幸没能出来,还请你照原先说的路线,带她翻过垭口,到东面的齐国内地去。”

余墨痕听着,一方面感念涂廉还顾着她,一方面也有些不舒服。毕竟,这样的话语,配上涂廉那一向冷冰冰、过分严肃的语调,简直像是在交代后事。

丹桑想了一会儿,就答应道,“那也容易,倒还近些。”他毕竟是个生意人,晓得什么该问,什么不该问;他说着又看一眼约呷,“要么你在这里等等?应该还算安全。”

涂廉显然也是这个意思。他纵然急于前进,却一向以大伙儿的性命为重,很有些顾虑约呷的状况。

约呷还是那副文文弱弱的样子,却极为坚决地摇了摇头。他不知是否是受了郎旺刺激,只坚定地道,“我跟着你们去。”

余墨痕听见这话,便觉得耳熟;想了一想,突然意识到,她看自己与看约呷,竟然是不同的两种想法。

她自己岂非也说过同样的话?岂非也硬要逞能?即便已经给涂廉他们添了许多的麻烦,她岂非仍然为了自己的这份坚持,产生过一点小小的感动?

为什么类似的事情,发生在约呷身上,她就担心起人家来了呢?她究竟是顾虑约呷的安危,还是生怕约呷的状况给他们带来麻烦?

她自己都没有想明白,更不好再出言阻止,便任由约呷跟着去了。

到了那陡坡下,她和丹桑站在一起,目送着那一行四人艰难地行进,渐渐消失在惟余莽莽的雪境之中。

余墨痕并没有想到,这就是自己最后一次见到约呷了。

两天之后,余墨痕再跟着丹桑去约定的地方,很快便看见远处几个熟悉的身形。

涂廉、喀律、郎旺,正在用之前余墨痕教给他们的滑车,拖着一样沉重的东西,非常艰难地向这边走来。

余墨痕以为自己被上下一白的冰雪晃花了眼睛,看了又看,数来数去,却还是只数出了三个身影。约呷呢?他们拖着的是不是约呷?

待他们走近了,余墨痕扫了一眼,看清他们一路拖回来的只是块平平无奇的石头,赶忙上前去问,“约呷怎么没跟你们一起?”

三个人都不说话。

喀律垂着头,泪水眼看着便流了下来。两道泪痕还没有划过她黝黑的面庞,便已经冻在了脸上。

他们谁也没有解释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过了许久,郎旺才大声道,“我会永远记住约呷。他是一条真正的汉子。他是我的兄弟。”郎旺是个一向以硬汉自诩的人物,此刻竟也带上了一点哭腔。

余墨痕听他这样讲,又是悲伤,又是愤怒,哑声道,“难道他不舒服、他退却,就不再是一条汉子?”

郎旺的确一向是这样认为的。但是此刻,他却仿佛突然失去了反驳余墨痕的底气。

好一会儿,涂廉终于开口,对余墨痕道,“不是你以为的那么回事……约呷自己也没想到,他的身体已经那样糟糕。他一路上都在咳,可是不管我们怎么劝,他都不肯回来。他知道,缺了他一份力,我们是没办法把这块山石挖出来的……结果还没离开山洞,他的心力便无以为继……郎旺的话说的很不好听,但也没有逼迫过他。说到底,约呷还是一心为了我们这支队伍……总之,不要再提了。”

余墨痕默默闭上了嘴。

她心里清楚,逼死约呷的不仅仅是他突如其来的身体不适。若不是为了作为商队一员的责任,为了兄弟之

《蒸汽偃师》 精彩点评

初看《蒸汽偃师》,不免被其所惊艳,作为一本网络小说,它超过同行太多了,各个角色的塑造,剧情的推演安排都很完善,第一女主(元凭,卫临远)也就是小师妹更是近些年塑造最好的女主(元凭,卫临远)角(元凭,卫临远)之一。但这《蒸汽偃师》也有很多的缺点,主角(元凭,卫临远)太薄凉了,作为一本黑暗类修仙文,主角(元凭,卫临远)薄凉本是无可厚非的,但《蒸汽偃师》主角(元凭,卫临远)太过于非人,令人不喜。另外就是剧情了,第一个世界末世前的剧情写的很好,但是到了末世,剧情就显得很拖沓了,飞升后的剧情更显老套。末世前仙草,末世后干粮

蒸汽偃师

蒸汽偃师

作者:顾芝类型:职场状态:已完结

初看《蒸汽偃师》,不免被其所惊艳,作为一本网络小说,它超过同行太多了,各个角色的塑造,剧情的推演安排都很完善,第一女主(元凭,卫临远)也就是小师妹更是近些年塑造最好的女主(元凭,卫临远)角(元凭,卫临远)之一。但这《蒸汽偃师》也有很多的缺点,主角(元凭,卫临远)太薄凉了,作为一本黑暗类修仙文,主角(元凭,卫临远)薄凉本是无可厚非的,但《蒸汽偃师》主角(元凭,卫临远)太过于非人,令人不喜。另外就是剧情了,第一个世界末世前的剧情写的很好,但是到了末世,剧情就显得很拖沓了,飞升后的剧情更显老套。末世前仙草,末世后干粮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