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 > > 《步步宫深,郡主千千岁》步步惊心敏敏郡主 007以牙还牙 步步宫深,郡主千千岁耽美狼

《步步宫深,郡主千千岁》步步惊心敏敏郡主 007以牙还牙 步步宫深,郡主千千岁耽美狼

发布时间:2019-10-24 00:56:58编辑:百小白来源:小说作者:禾禾 状态:已完结

火爆新书《步步宫深,郡主千千岁》是禾禾所创作的一本古代言情风格的小说,主角那华丽,都用,书中主要讲述了: 天刚蒙蒙亮,云绾枝还没睡够,就被小雪的一鞭子以及尖利的嗓音吵醒了,“践蹄子,你还敢给我装睡,还不快起来!” 小雪一边抽一边抬起脚

>>>《步步宫深,郡主千千岁》在线阅读<<<

《步步宫深,郡主千千岁免费试读


天刚蒙蒙亮,云绾枝还没睡够,就被小雪的一鞭子以及尖利的嗓音吵醒了,“践蹄子,你还敢给我装睡,还不快起来!”

小雪一边抽一边抬起脚来朝正在熟睡的云绾枝踹过去。

“哎哟!”睡梦中的云绾枝压根没意识到这么早就要起来干活,本来还打算睡醒了再来图谋计划的,现下被鞭子猛抽一顿,疼得登时从床上跳起脚来,指着小雪就骂,“痛死了!你呀的不长眼睛啊!”

休息过一晚的云绾枝体力恢复得也差不多了,不至于昨日那么不堪一击。

这个点儿小雪只穿了一身雪白的中衣,显然她自己都还困得要死,还要强打起精神来欺负云绾枝。

“死践蹄子你敢骂我?!”小雪瞪大了眼睛,完全不敢相信,一向柔柔弱弱的云枝郡主今天居然反抗了。

小雪又是一鞭子抽了过去,云绾枝顿时皮开肉绽,痛得嗷嗷直叫,连滚带爬地跳下床去。

小雪手上的鞭子就跟长了眼睛似的,逮着云绾枝的背就抽了过去,云绾枝手上空无一物,连鞋子都顾不上穿,只得撒开脚丫子就逃。

小雪火冒三丈地追过来。

情急之下,云绾枝反手就抄起一张凳子丢了过去,小雪百忙中一闪身,没中。

云绾枝急了,又是一凳子,“咻”地一声极速掷去。

小雪没躲得及,胸口直挺挺地挨了一板凳,登时被击倒在地。

小雪捂着胸口,剧痛得大声哀嚎叫骂,“痛死人啦!你个遭天杀的臭表子,看我今天不打死你!”

小雪骂着骂着就抓起身侧的鞭子又要爬起来,胸口剧痛却使得她刚起身又跌坐在地。

见此情状,云绾枝立马从惊心动魄中回过神来,稍微理了理思绪,随即走到床沿用力扯下床帐子就朝小雪走去。

见到云绾枝手握着曳地的床帐子面色不豫地走来,小雪下意识地预感到了什么不好,正要挣扎着起身,大腿便被云绾枝踩得死死的。

“想逃?”云绾枝勾起嘴角,“大清早地扰人清梦,小雪啊小雪,我看你是活腻了吧。”

“我呸!”小雪依旧嘴硬。

“呸你个冤大头!”云绾枝恶狠狠地瞪她一眼,不待小雪发话,云绾枝已经把纱制的床帐子用力撕开束成几股麻绳,眼疾手快地将小雪的手脚绑住。

分分钟,大功告成,丝毫不给小雪反抗的时机。

这绑人的手艺,云绾枝以前家里是专门杀猪的,杀猪就得先绑猪,绑猪就跟绑人差不多,云绾枝绑人的手法娴熟的不行。

云绾枝就着小雪的小腹狠踹上一脚,居高临下地指着痛得生不如死的她道,“怎样?知道错了不?”

小雪痛得龇牙咧嘴还不忘眼冒金星地朝她身上唾去一口浓痰,“我呸!鬼才会跟你这种给我提鞋都不配的践人认错!”

“你有种就再说一遍!”

云绾枝本就反感她的行为,语罢,随手抄起剩下的床帐子碎料全部塞到小雪嘴里,把她的腮帮子塞得鼓鼓的。

看她还怎么满嘴放炮。

云绾枝一巴掌扇到她脸上,“说,以后还敢不敢动手了?”

小雪向来强势,今天突然被性情大变的云绾枝反咬一口,身上剧痛,嘴巴也不能发声,仍旧一脸倔强。

《步步宫深,郡主千千岁》 精彩点评

重新看了一遍,前面三分之二写的还是不错的。作者(禾禾)对官场的理解很到位,政治斗争应该是政治理念的碰撞,不是白刀红刃的厮杀。更不像很多官场脑残文,官斗就是拉帮结派,最后在常委会上玩举手的游戏。但是最后三分之一主角(那华丽,都用)成为辽东省长,后面的内容就成为鸡肋了。也许作者(禾禾)构思不出主宰一方大吏官员的眼光,气魄还有思维。情节大多都是日常琐事,装逼打脸,大大拉低整《步步宫深,郡主千千岁》的格调,真的非常可惜。虽然小说里的女性角色都写的不错,但是还是觉得应该单女主(那华丽,都用),心目中还是希望能坐上那个位置的人是一个有道德洁癖的人。

步步宫深,郡主千千岁

步步宫深,郡主千千岁

作者:禾禾类型:古代言情状态:已完结

重新看了一遍,前面三分之二写的还是不错的。作者(禾禾)对官场的理解很到位,政治斗争应该是政治理念的碰撞,不是白刀红刃的厮杀。更不像很多官场脑残文,官斗就是拉帮结派,最后在常委会上玩举手的游戏。但是最后三分之一主角(那华丽,都用)成为辽东省长,后面的内容就成为鸡肋了。也许作者(禾禾)构思不出主宰一方大吏官员的眼光,气魄还有思维。情节大多都是日常琐事,装逼打脸,大大拉低整《步步宫深,郡主千千岁》的格调,真的非常可惜。虽然小说里的女性角色都写的不错,但是还是觉得应该单女主(那华丽,都用),心目中还是希望能坐上那个位置的人是一个有道德洁癖的人。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