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 > > 《浮槎记》浮槎 第二章 坠入暗河 浮槎记GC

《浮槎记》浮槎 第二章 坠入暗河 浮槎记GC

发布时间:2019-10-24 00:53:55编辑:百小白来源:阅文集团小说作者:独孤了却 状态:已完结

经典小说《浮槎记》由独孤了却所编写的仙侠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玄岳,应道,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 虽然身后的追兵被落下很远,但那些人也都是惯长于丛林围猎的,追踪的本领也不一般,始终如影随形地跟在他们后面。 在这种情况下,力牧做

>>>《浮槎记》在线阅读<<<

《浮槎记免费试读


虽然身后的追兵被落下很远,但那些人也都是惯长于丛林围猎的,追踪的本领也不一般,始终如影随形地跟在他们后面。

在这种情况下,力牧做出了一个让他后来后悔莫及的决定。

力牧对大家说道,要把追兵甩掉,我们行分头行动。从这里开始,我们分成两个组,我带一组,娇极带一组。娇极,有没有问题?

临危受命,娇极感觉无比自豪,兴奋地答道,没问题。

好。力牧继续说道,我们沿着这个山沟往上走,你们沿着那边的山沟往上走,一路上千万注意隐蔽,大家一直朝北走,在翻过前面的五座山后有一个瀑布,我们就在那个瀑布下的黑水潭边汇合,然后再制定下一步行动路线。

大家都听没白了吗?

所有人压低声音一起答道,明白。

好。行动。

力牧一声令下,人群唰地就分成两支队伍,分面向着不同的路线前行,很快就消失在丛林深处。

不知是什么原因,追兵赶到的时候,选择了娇极的行动路线继续追踪,而且在那个方向还有会飞的羽人在空中搜寻。

娇极已经明显地感觉到了,尾随而来的追兵已经越来越加快了行进速度。透过斑驳陆离的树冠,娇极还看到了那些羽人在空中盘旋。

娇极已经明白了,他们已经被羽人盯上了。也正是在那些羽人的指引下,后面的追兵才能越追越近,越追越紧。

这样下去可不行,这样下去所有人一起被捉只不是时间问题。

娇极一边带着队伍向前冲,一边在心里盘算着对策。

最后他决定,凭他一个人的力量,把追兵引开。

于是,娇极命令队伍继续朝密林里跑,而自己却选择了往另一边林木稀疏的山坡跑去。

娇极的计谋果然有效,他很快就被羽人发现并追踪上了。羽人又指引着后面的追兵,全部朝着他这边而来。

天黑的时候,娇极带领的队伍,除了他本人以外,所有的人都出现在约定的集合地点。他们看到,力牧的队伍已经早先一步等候在了那里。

当等候的人们发现自己人回来时,都欢呼着迎了上来。但很快他们的欢呼声就冷寂了下来,因为他们发现新到的人一个个垂头丧气。虽然不知道是什么原因,但大家已经意识到,他们当中发生了不幸的事情。

力牧没有看到娇极的身影,心里咯噔一下,连忙追问那些刚回来的人。还没等回答,人群中已经传出了抽泣声,这让力牧更加焦急。当最终搞明白事情的经过后,力牧一屁股坐在了地上,一时竟不知所措。

有人提醒道,将军,事不宜迟,我们必须尽快赶回去,告知黄帝,然后商议对策。

力牧如梦初醒,命令道,留两个人随我一起去打探娇极的情况,其余人等即刻动身回去报信,务必星夜兼程以最快的速度把消息带回去。

力牧说完,从人群中挑选了两人,先行转身折返回去。其他人也遵从指令,整装起行,奔北而去。

话说娇极独自引开羽人的注意,把追兵全部引向自己,然而他选择的逃跑路径却越走越缺少掩护,猛一抬眼,眼前居然是一大片林地沼泽。

娇极看见沼泽上空已经有羽人守候在那里了,他们在空中来回盘旋,就像雄鹰一样巡视着这片沼泽地。

与此同时,身后的追兵也已经能够听到嘶喊的声音,转瞬即要追到跟前了。

容不得娇极多想,唯一的机会就只剩下冲过面前这片沼泽地,钻进对面的山林里去了。

娇极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撒腿冲进了那片沼泽地。

沼泽地上满是水洼地,长着厚厚地杂草,踩上去就像是踩在浮云上一样,又像是在一条小船上蹦跳的感觉。娇极深一脚浅一脚地往前冲,有时候甚至是连滚带爬的。

羽人早就已经发现了他,他们俯冲下来,把娇极撞倒在地。娇极不敢迟疑,爬起来拔腿就跑,朝着对面的丛林直冲过去。然而,羽人们怎肯轻易放过他,早有三人分立于前,挡住了娇极的去路。

娇极不加思索,不有片刻犹豫,从腰间拔出一把短刀,奔那三人直刺过去。三人跳将开来,把娇极围在了中央。娇极没功夫恋战,挥舞着手里的短刀,向着挡路的羽人直杀过来。还没等娇极近到那人跟前,早有围上来的羽人从背后将他踹翻在地。

娇极已经感觉到了穷途末路,但却不甘心就此束手就擒。他在地上翻滚着,顺势一跃而起,口里面“呀呀”地怒吼着,手里的短刀也随之上下翻舞,让羽人们不得近其身。

就在娇极这种近乎疯癫的状态下,他瞅准了三人的间隙,一鼓气蹿了出去。三人紧追其后,纷纷腾空而起,振翅狂飙,意欲再次截住娇极的去路。娇极则一路狂奔,风驰电掣,左冲右突,终于抢先一步蹿入了对面的丛林里。

尽管那些羽人不会追进来,但娇极还是不能有丝毫松懈,因为后面的追兵已经在过沼泽地了。

娇极不知道自己最终能不能从羽人指引下的那些追兵手里逃脱掉,他只知道只要拼命地跑才可能有一线生机。他慌不择路地在山林里乱蹿,已经分不清东南西北了,所以也根本不知道他正朝着炎帝部落所在地奔去。

这无异于自投罗网,自寻死路。

可是,对于毫不知情的娇极来说,前方却意味着希望,使他犹如飞娥扑火一样义无反顾。

羽人们依旧在天空盘旋,俯视着丛林里的动静,寻找着娇极的行踪。后面的追兵也没有丝毫疲惫的迹象,依然紧追不舍地跟在娇极身后。

娇极已经开始大口大口地喘息了,有那么一闪念,他甚至想就地坐下来不走了。他心里想,抓住就被抓住,了不起一死而已,没什么大不了的。更何况,我乃黄帝嫡孙,量他们也不敢把我怎么样。

就在他胡思乱想之际,一只脚一下子踩了空,翻身从山坡上的枯树叶滑落下去,直滚向谷底。娇极心里想,这下完了,一旦滚下去受了伤,再想跑可就没机会了。

然而,就在娇极伸手想拼命抓住什么的时候,整个身体一下子又悬空了,继而迅速向下坠落。娇极心里又想,完了,这一下彻底完了,这么高摔下去几乎不可能再有生还的可能了。

娇极不知道自己是坠进了一个山洞,还是坠落在一处悬崖。他现在唯一能做的,就只能是闭上眼,浑身紧绷,等待着落地的那一刻。他想象着自己像一个西瓜一样,从半空中摔落在地上碎裂的样子。一瞬间,仿佛自己的灵魂出了窍,看着自由坠落的身体,急忙伸手去抓,却怎么也抓不住。

咕咚一声,娇极感知到自己着陆了,而且是在水上,但又立刻就不省人事了。他是被水的冲击力撞晕了,失去知觉的他一直往水下沉去,沉啊沉却一直都到不了水底。

昏迷中的娇极依然需要呼吸,在呛进去几口水后,终于清醒了过来。他睁开眼,想看看自己所处的状况,可是水里面一片漆黑什么也看不到。他又张开嘴,想赶紧吸一口空气,而吸进嘴里的全是水。

水里没有空气,他感到很憋闷,心里开始慌乱起来,本能驱使他开始拼命地往上浮。他往上爬呀爬,感觉自己已经上浮了很长的距离,但却怎么也够不到水面。他的肺已经到了爆炸的临界点了。他感觉整个身体都将随之一起炸开的。

就在将要跟死神牵手最后的关头,娇极一下子冲出了水面,开始大口大口地香噬着空气。那一刻,他终于感觉到了死亡的可怕。那一刻,他才真真切切地感觉到,人活着能够自由地呼吸真是一件幸福的事。

娇极一直浮在水面上把空气呼吸个够,才开始观察周围的环境。

这是一个有一潭深水的地下洞Xue,往上看,洞口只有磨盘那么大小,水面至洞口有起码有十数丈高,而水面至水底就不知道有几多深了。洞里的光线很暗,唯一的光源就来自于头顶上那个磨盘大的洞口。洞内空间从洞口到水面呈圆锥形,虽然锥顶的洞口只有磨盘那么大,但到了锥底的水面时却已经足有十几间房子那么大。

这只是娇极的估摸,洞内光线昏暗,要想分辨清楚这洞究竟有多大的空间,还需要进一步地探究才行。

娇极抬头又望了望洞口,除了偶尔从上面飘落一二片枯叶外,什么动静也没有。

怎么样从这里面爬出去呢?娇极在心里犯起愁来。

这确实是件令人头疼的事,四周围的峭壁全是倒扣下来的,不可能借以攀爬。

娇极想,如果从洞口吊一根绳子,不用人帮忙,他自己就能爬上去。但那是不可能的,没有人知道他掉在这么深的洞Xue里,不光是他自己的人,也包括那些追兵,还有那几个羽人。

他又想,他要是能像那几个羽人一样展翅飞翔的话,也能从这个洞里飞出去。他甚至希望,他能被那几个羽人发现,然后他们就会飞进来把他从这里面带出去。

然而,娇极很快又意识到,能不能从这么深的洞里爬出去,是可以从长计议,当务之急是,得赶在天黑之前,赶在磨盘大的洞口不再有光线透进来之前,赶紧找到一处能够暂且容身的陆地,他现在还在水里泡着,他不可能就这样一直泡在水里。

娇极很庆幸自己还活着,但要想继续活下去,依然面临着不可预知的艰险。

娇极努力地瞪大了眼睛,一边向前游着,一边在昏暗的水洞里四处探寻着。终于在游出去数丈远之后,他发现了一块半岛一样突出于水面上的巨石。巨石上平坦且宽敞,并排睡上几十号人,一点儿也不成问题。

娇极

《浮槎记》 精彩点评

粮草。章节被禁。(贴吧看后面的,但是后期大多叙述往事,交代背景)让人欲罢不能。虚假的和平世界,被操控添加的记忆,模拟爆发出来的危机,这个世界,就算过去了很多年,也仍然逃脱不了对“人”的思考。人到底该如何定义,感染体,异化的存在,既不属于纯种的人,也不属于灭绝人类的生物集合。人吃人,历史上是有过记载的,我们对人性的保持,是通过怎样的自我约束。在生存,权利,力量,各种各样的欲望之中,思考着,是吃人还是被吃。当智慧生命不再局限于人时,面对可交流的但是又处于食物链两端的智慧生命之时,是否在这食物链中还有着仇恨,恐惧,疯狂,是否还有着狡诈,背叛,欺骗。人,停不下的思考。

浮槎记

浮槎记

作者:独孤了却类型:仙侠状态:连载中

粮草。章节被禁。(贴吧看后面的,但是后期大多叙述往事,交代背景)让人欲罢不能。虚假的和平世界,被操控添加的记忆,模拟爆发出来的危机,这个世界,就算过去了很多年,也仍然逃脱不了对“人”的思考。人到底该如何定义,感染体,异化的存在,既不属于纯种的人,也不属于灭绝人类的生物集合。人吃人,历史上是有过记载的,我们对人性的保持,是通过怎样的自我约束。在生存,权利,力量,各种各样的欲望之中,思考着,是吃人还是被吃。当智慧生命不再局限于人时,面对可交流的但是又处于食物链两端的智慧生命之时,是否在这食物链中还有着仇恨,恐惧,疯狂,是否还有着狡诈,背叛,欺骗。人,停不下的思考。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