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 > > 《浮槎记》纵浮槎来 第十九章 路遇汉灵 浮槎记忠犬攻

《浮槎记》纵浮槎来 第十九章 路遇汉灵 浮槎记忠犬攻

发布时间:2019-10-24 00:53:50编辑:百小白来源:阅文集团小说作者:独孤了却 状态:已完结

火爆新书《浮槎记》是独孤了却所创作的一本仙侠风格的小说,主角玄岳,应道,书中主要讲述了: 次日一早,共工便将昨天晚上的事告诉了炎帝。 共工说道,虽然没有当场抓获在羽仙营寨外偷听的人,但可以肯定,那必然是颛顼和娇极的人。

>>>《浮槎记》在线阅读<<<

《浮槎记免费试读


次日一早,共工便将昨天晚上的事告诉了炎帝。

共工说道,虽然没有当场抓获在羽仙营寨外偷听的人,但可以肯定,那必然是颛顼和娇极的人。他们表面上是来拜谢后土救命之恩的,而事实上是来刺探我们内情的,应当将他们抓起来,绳治以法。

炎帝便对羽人汉灵道,你也说说昨天晚上的情况吧!

汉灵答道,当时我们一帮人正在大帐内议事,听到帐外有动静,我们就出帐查看,似乎是看到有人影蹿入营侧的山林之中,但是,昨夜有猫头鹰在营地四周捕食田鼠,也闹出不少动静,所以最终也不能百分之百地确定是不是有人偷听。

刑天说道,猫头鹰历来极少在我们这里出现,昨夜在营地外听到有猫头鹰的叫声,这其中必有蹊跷。

共工应道,刑天说得太对了。

蒙术却说道,是不是黄帝的人在夜探羽仙营寨,单凭猜测尚不足以治人之罪,且颛顼和娇极皆乃黄帝嫡孙,更不可以草率行事!

炎帝乃说道,蒙术所言极是,况且羽仙也说了,昨夜有猫头鹰在营地四周捕食田鼠,也闹出不少动静,说不定这还真就是一个误会。

炎帝停了停,又说道,既便共工的猜测属实,然而,我们终究沒有在现场抓住一个人,对方便很容易抵赖,昨夜搜查时,他们不是已经矢口否认了吗?所以,此事可以不必再予纠缠了,今后加强防范多多巡视既可。

共工心有不甘,乃又说道,颛顼和娇极他们是来谢恩的,事情已经完结,可令他们速速离去,住久了怕是对我们不利。

炎居说道,共工说的有理,然而他们这大老远的来一趟不容易,昨天才刚刚到这里,今天就让他们回去,有点太不近人情了,也显得我们炎帝部族太小家子气了,于理不通,于礼不妥。

共工本来还想说什么,却被炎帝抢断话说道,一则可再容他们再小住几日,二则加强内部防范,其它的就不必再议了。

炎帝说完,便将早会散了。

对于这个结果共工很不满意,但终归因为没有能当场抓到那个在营帐外偷听的人,又没有什么切实的证据,若是继续在这个问题上纠缠也没有什么意义,就只好也随着大家一起退下堂去。

回到府上,共工便叫来浮游和相柳,交待他们要把黄帝的人全部都监视起来,尤其是颛顼和娇极,更要是密切关注他们的行踪,只要发现他们图谋不轨即可当场抓获。

浮游和相柳得令后,分头行动去了。

因为今天要陪颛顼和娇极出游,所以节并早上起得比较早,然而却一早就听说了羽仙营寨被人刺探的传闻,人们都说是颛顼和娇极他们这些黄帝的人干的,然而再仔细一问,却都只是大家的猜测,况且还有猫头鹰之说,传言也就更加不足为信了,所以,她仍旧按照昨天计划好的,先去共工府上叫上后土,然后再去驿馆叫上颛顼和娇极去郊游。

听说要去郊游,后卿也要跟着一起去,后土却要他守家,后卿不愿意便去求节并,节并比后土更喜欢宠着后卿,所以他一开口节并就同意了,后土见节并一口就同意了,也就不好再说什么,只好任由他跟着。

颛顼也是早早就起床来,漱洗完毕后便在驿馆里等着了,一来是在等节并和后土的到来,二来也是想尽早探听一些有关昨夜探营事件的最新消息。

虽然昨天晚上并没有被共工的人抓个现形,但颛顼觉得他们肯定不会就此不了了之的,心里还是有些担心,便对同行的人说道,从现在起,大家做事要多加小心,不要随意乱走动,更不可惹事生非。

看到颛顼忧心重重的样子,娇极劝慰道,哥哥不必过于担心,昨夜他们沒有当场抓到我们,现在更不可能把我们怎么样的,你就放心吧!

颛顼答道,毕竞是在人家的地盘上,万事还是小心为好。

娇极自豪地对答道,如果都像你那样谨小慎微的话,我们又怎么可以探听到这么重要的机密信息呢!

众人听了娇极的话都很好奇,于是异口同声地问道,什么机密信息啊?

娇极得意地答道,告诉你们,那些羽人马上就要走了。

众人追问道,去那里呢?

娇极说道,废话,当然是从那里来回那里去了。

众人欢呼道,那真是太好了,我们再也不用怕他们了。

颛顼赶忙对大家训斥道,嚷什么嚷?不会小声点儿吗?说完,口气又一转,说道,消息尚不确切,既使十分确切,我们现在身处炎帝腹地,也应该小心应付,不可造次,以免节外生枝。

众人点头称是,远远地又看见节并和后土正朝这边走过来,便更加缄口不语了。

看到节并和后土来了,娇极抢先迎了上去,与她们一一施礼。

颛顼随后也跟了过来,也一一施礼问安。

然后,她们一行人便开始一起往外走。

颛顼本想起早探听一些关于昨夜探营事件的最新消息,然而,最新消息还沒探听到,节并和后土却先到了,好的心情有点儿忐忑不安,却还要装出若无其事的样子。

娇极则不同,他早起本来就是专门为等候后土的,现在后土来了,他更是把什么探营的事一股脑全抛到九霄云外去了,一边欢天喜地地跟在后土身边便往外去,一边还缠着后土东一句西一句漫无目的的瞎聊。

然而,让娇极感觉不自在的是,在他和后土身边却跟着一个后卿。

通过昨天的狮子山之行,后卿跟娇极已很熟识了,今日再次见面便又想起了很多问题,于是就追着他问东问西的。

娇极却一门心思全在后土身上,任凭后卿如何纠缠,他总是应一声没一声的不予理睬。

既便如此,后卿的兴致却还是一点儿也不减,仍旧时不时的在旁边打岔,这让娇极感觉不胜其烦,却又无可奈何。

如此一来,节并和颛顼便很自然就走在了一起,便就着昨天没有聊完的话题,一边走着一边继续聊了起来。

颛顼虽然跟节并聊得也挺投机,但他內心里更羡慕娇极,甚至还有一些忌妒,因为尽管他那儿有后卿的烦挠,他却能跟后土那么亲近地聊天儿,想到这里,颛顼甚至对后土也生出一丝怨气。

尽管如此,颛顼还是忍不住偷偷地朝她们这边瞄过来,他看见了后土一脸灿烂的笑容,美得像一朵圣洁的莲花,让他刚刚生出的一点儿对她的怨怼,瞬间便化为了乌有,剩下的就全部只是爱恋了。

后土根本就注意不到颛顼投过来的暖昧的眼神,她似乎完全沉浸在与娇极愉快的交谈中,只是会偶尔也瞟一眼颛顼和节并她们这边。

当她瞟看节并的时候,碰到节并也正瞅着她,两个人便会心一笑。

当她瞟看颛顼的时候,碰到颛顼也正瞅着她,两个人便连忙躲闪。

渐渐地,后土似乎从颛顼飘忽不定的眼神里捕捉到了一些异样的东西,当她意识到这一点的时候,心绪开始有点被搅乱了,再也不能心若止水地跟娇极交谈。

后土的心境变化,娇极是无法觉察的,一方面,这女孩子的心思本身就难以捉摸,而另一方面,对于娇极这种大大咧咧又Xing情直爽的人来说,那更是一件神秘莫测的事情,别说让他猜,他甚至连察觉都察觉不到。

然而,颛顼天生心思缜密,又强于察颜观色,就在与后土对视的一刹那,他就已经觉察到了后土的异样心思,但生Xing谨慎的他,是不可能就此妄自猜测的,更何况女孩子的心思总是像雾像云又像风,又岂能是颛顼这样涉世不深的毛头小子能捉摸明白的。

一行人各怀心思,正行走间,就见远处天空中一群飞鸟迎面而来。

那群飞鸟越飞越近,渐渐地就显出了人形。

他们个个身形高大,都长着一个长脑袋,头发是白的,眼睛是红色的,嘴是鸟形的尖嘴,身着棕灰色布衫,与常人大相径庭。

不用说,颛顼和娇极早认出了他们是谁,没错,他们正是那些个天外来客──羽人。

羽人们或许更早就看到了地面上的这群人,所以他们是径直飞过来的,等到了近跟前就纷纷降落了下来。

这些羽人的到来让大家都很惊讶,节并便主动上前一步,站在中间,为大家做起介绍来。

她先把颛顼和娇极介绍给了那些羽人,然后又把汉灵及众羽人介绍给了颛顼和娇极。

娇极看着眼前的这帮羽人,就想起了当初前来打探消息时,被他们这帮鸟人给发现了,然后就被追进丛林里,害得他吃了不少苦头的事。又想起了,后来又是在他们的帮助下,在南北对阵时,使得本部族众死伤无数的事。

娇极想着想着,心头便已经压抑了一股冲天怒气,恨不能扒他们的皮吃他们的肉。

仇人见面,自然是分外眼红。

然而,让娇极没想到的是,颛顼却表现出喜出望外的样子,仿佛见了久别重逢的老朋友一样,连忙上前与他们施礼,并与那为首的汉灵热情地交谈,最后,他竟还主动邀请汉灵一起同行。

汉灵见颛顼也是倍感亲切样子,经颛顼一邀请,便让身边的随人们先自回去,自己则同颛顼们一起出游。

娇极不知道颛顼到底在想些什么,竟主动与仇人交好,心里有十分地不痛快,好在那羽人的加入并没有打乱她们原来的秩序,他还是与后土和后卿走在一起,那羽人与颛顼和节并走在一起。

娇极心想,如此,倒还能相安无事,否则,我定不饶此鸟人!

上班的时候偷偷码字,下班的时候还要把时间分给老婆孩子,这让我深刻地体会到,幸福,就是每天都能有足够

《浮槎记》 精彩点评

粮草。章节被禁。(贴吧看后面的,但是后期大多叙述往事,交代背景)让人欲罢不能。虚假的和平世界,被操控添加的记忆,模拟爆发出来的危机,这个世界,就算过去了很多年,也仍然逃脱不了对“人”的思考。人到底该如何定义,感染体,异化的存在,既不属于纯种的人,也不属于灭绝人类的生物集合。人吃人,历史上是有过记载的,我们对人性的保持,是通过怎样的自我约束。在生存,权利,力量,各种各样的欲望之中,思考着,是吃人还是被吃。当智慧生命不再局限于人时,面对可交流的但是又处于食物链两端的智慧生命之时,是否在这食物链中还有着仇恨,恐惧,疯狂,是否还有着狡诈,背叛,欺骗。人,停不下的思考。

浮槎记

浮槎记

作者:独孤了却类型:仙侠状态:连载中

粮草。章节被禁。(贴吧看后面的,但是后期大多叙述往事,交代背景)让人欲罢不能。虚假的和平世界,被操控添加的记忆,模拟爆发出来的危机,这个世界,就算过去了很多年,也仍然逃脱不了对“人”的思考。人到底该如何定义,感染体,异化的存在,既不属于纯种的人,也不属于灭绝人类的生物集合。人吃人,历史上是有过记载的,我们对人性的保持,是通过怎样的自我约束。在生存,权利,力量,各种各样的欲望之中,思考着,是吃人还是被吃。当智慧生命不再局限于人时,面对可交流的但是又处于食物链两端的智慧生命之时,是否在这食物链中还有着仇恨,恐惧,疯狂,是否还有着狡诈,背叛,欺骗。人,停不下的思考。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