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 > > 《北唐》北唐 小说 第四章:Q版兵变(5) 北唐女王

《北唐》北唐 小说 第四章:Q版兵变(5) 北唐女王

发布时间:2019-07-17 16:03:50编辑:百小白来源:阅文集团小说作者:蚕室废人 状态:已完结

这次给书友们带来蚕室废人原创的历史小说《北唐》精彩的结局章节内容的阅读,沈宸,李护两位主角最终会发生怎样的故事呢,让我们一起拭目以待吧! 白虎堂内总共不过百余平米的空间内,竟然在一瞬间涌出了五六十名全副武装的士兵,人人身披制式步兵甲,手持加装了金属枪刃的木枪,密匝匝

>>>《北唐》在线阅读<<<

《北唐免费试读


白虎堂内总共不过百余平米的空间内,竟然在一瞬间涌出了五六十名全副武装的士兵,人人身披制式步兵甲,手持加装了金属枪刃的木枪,密匝匝的枪尖从各个方向指向穿着一身步兵制式短袖袍头戴毡帽的李*。众多人同时快步移动的脚步声击打得地面微微发颤,这阵势若不知内情的人看了还以为是大军对垒开战在即。

高绍基身着一副明光铠自帷帐之后绕出来的时候,李*正在皱着眉头评估自己面临的局面。

最让他揪心的是方才堂外传来的兵器碰撞声和喊杀声,他听得出里面有李护的声音。

他已经知道今天的一切都是一个圈套,一个诱使自己入彀的圈套。

虽然他不知道李福为什么会出卖自己,但这个问题还不是他最担心的。

高绍基动用这么大阵仗,在白虎节堂内布置人手算计自己,不可能是私下行为,他一定已经获得了高允权的授权和许可……

也就是说,他现在已经不再忌惮站在自己身后的李彬了。

李*最担心的还是这个,如果说是自己的出现让历史的轨迹发生了某种改变,使得高绍基再也等不及,也使得高允权的态度发生了某种改变,决定现在就动手除去李彬,那就太糟糕了……

不对,李彬去三水,明明是高允权的差遣。

面临大变,他的心神受到了些许影响,但是稍一凝神他就立刻想到,如果高允权真的准备连李彬一起干掉,就不会有意先将其调离延州再冲着自己动手了。

也就是说,高允权虽然同意高绍基搬掉自己这块又臭又硬的石头,但却并不想在李彬的眼皮子底下动自己,也就是说,他还在顾虑李彬的感受,所以借出使折家的名义把他差遣到三水去,为高绍基的行动扫清障碍……

李彬的影响力还在,这一点是值得庆幸的……

他已经来不及深入往下想了,因为高绍基已经自帷幕后走了出来,站在一大群冲着自己虎视眈眈的士兵身后——那是一个自己手中即使有武器也绝对威胁不到他的位置,而那个曾经被自己挟持过的陈烨,就站在他的身后。

自从就任队官以来,李*是第一次见到高绍基,但是从这个年轻人犀利的目光和那副趾高气扬的神气上他已经猜出了此人身份。

“高衙内?”他尝试着开口问了一句。

高绍基轻蔑地上下打量了他一眼,扭过头对陈烨问道:“就是他?”

陈烨点了点头,目光中透射出一种刻骨的仇恨:“不错,衙内,这便是那疯子!”

高绍基嘴角轻轻上挑,冲着李*露出了一个冷酷的笑容。

“高衙内最好命令堂外的下属们住手,都是自家兄弟,若衙内对李某有何不满,李某宁愿束手就缚,还请衙内放过同来的弟兄,他是无辜的……”尽管知道是与虎谋皮,李*还是硬着头皮说道。

此刻堂外的声音已经归于静寂,李*说这句话实际上不过是安慰一下自己罢了,李护一个人在外面,身上没有披甲,手中只有一根削尖了的木棒,面对着一大群全副武装的士兵,那结果李*已经不敢去想了……

好兄弟,我不该带着你来……

李*心中略带苦涩地想道。

高绍基冷冷哼了一声,仿佛听到了世上最好笑的笑话一般。

“李*,你有何资格与本衙讲条件?”

李*默然,他已经知道,事到如今说什么都是白费,眼前这个人根本不会给自己任何谈判斡旋的时间,他心中叹了口气,自己一番辛苦挣扎,不想今日还是要将Xing命丢在这里了。

他轻轻叹息道:“我不是在与你讲条件,我是在劝你不要做傻事……”

“哐当——”他话未说完,白虎节堂的大门却被人自外面打开了,堂中所有的人都吃了一惊,却见一个士兵浑身是血地喘息着跑了进来。

李*眼睛一闭,不忍再去看堂外的情景。

“禀衙内,小人们无能……跑了一个……”

李*一下子睁开了眼。

高绍基的眼睛立时瞪圆了:“跑了一个?”

“正是!”

“你们四个伍的守卫,居然还是将人放跑了?”高绍基似乎有些不能置信。

“……那厮悍勇得紧,伤了四个弟兄,夺路逃出去了——”

上帝保佑——李*心中默念了一句,尽管他在前世是个地地道道的党员,理应属于无神论者。

他怎么也没想到,几个月前还手无缚鸡之力的那个小小书童,今日竟然能面对武装到牙齿的军队用一根木棍在连伤四人之后突围冲了出去,他实在是不知该如何评价了,究竟是这些士兵太无能了还是李护太骁勇了啊……

“……追回来——还等什么?”高绍基咬牙切齿地问道。

“不必费劲了,衙内!”李*不紧不慢地说道。

如果高绍基没有封锁城门的话,目前这府中的士兵没有谁能够追的上李护。

三个月来每天早上一万米的长跑训练不是白练的,李*敢断定,除了自己训练出来的士兵之外,延州没有任何一个步兵能够徒步跑过李护——在不骑马的情况下。

见那士兵没有动,高绍基鼓了鼓眼睛,那士兵急忙跑了出去。

高绍基的目光又回到了李*的身上。

“果然是个亡命之徒——连你手下的人也全都是些亡命之徒!”高绍基缓缓点着头道。

那个刚跑出去的士兵又跑了进来:“衙内——”

高绍基的眼睛都快瞪出来了,那士兵有些胆怯地道:“外面还有一个,怎么办?”

“砍了——”高绍基厉声道。

“慢!”李*一声断喝。

满屋子的士兵都被他吓了一跳。

李*冲着青筋暴起的高绍基笑了笑:“衙内要是不想给高侍中惹大Ma烦,还是不要滥杀得好!”

高绍基气急反笑:“好你一个狂徒,你到说来听听,杀掉一个小兵,我能给侍中惹来甚么麻烦?”

李*淡淡道:“那个家伙是我抓来的俘虏,他是定难军节度使李彝殷的儿子……”

这句话又令全屋子的士兵和军官愣了一下,高绍基嘿嘿笑了起来:“你还真会说笑话!”

李*叹了口气:“是不是真的,衙内审问一下他不就知道了么?”

高绍基眼珠子猛转,他实在有点拿不准李*说的话究竟是真是假,这家伙还真是有这么一股凛然的风度和气势,一大群全副武装的士兵,居然还压不下他的气焰,李彬这老匹夫,怎么调教出了一个如此难缠的角色?

“李彝殷的儿子又如何,定难军如今臣事北汉,难道他的儿子做了俘虏便杀不得么?”

话虽如此,连高绍基自家都觉得这句话说得有些色芮厉忍,他自己知道,若李*说的是真的,老爹是万万不肯杀掉外面那个人的。

本来只是解除一个队头的兵权而已,如此兴师动众本来已经罕见,中间竟然闹出了这许多的枝节,更是令高绍基有些头痛。

李*却显得颇为悠闲,神态自然地站在那里,脸上没有半分畏惧之色。

高绍基想了良久没有头绪,只得挥手道:“将此人押入府中地牢,严加看守!”

闻言,李*眼中精光略略一闪,面上神色虽然没有变化,心下却早已计较盘算开了……

……

书房内,高允权闭着眼睛坐在椅子上,仿佛睡着了一般,高绍基轻轻走了进来,他却丝毫没有觉察。

“事情办完了?”

高绍基一怔,他以为父亲睡着了,正在踌躇要不要叫醒父亲,没想到老家伙却根本没有睡,自己的一举一动都在老爷子的掌握之中。

他点了点头:“押到地牢去了,我过一阵便下去审问!”

高允权摇了摇头:“那是个凶悍顽劣的硬骨头,你未必啃得动……”

顿了顿,他又道:“有那个管家的口供,只要能搜出那五十套步兵甲,有没有此人的口供便都无所谓了……”

他睁开眼瞥了儿子一眼:“丰林山那边,怎么样了?”

“前营已经出动了,赵羽亲自带队,最迟今日晚间,便应该能够解决。”

“尽量少杀人,杀人多了,有甘天和……”

“放心吧爹,不会杀多少人的,整编而已,只是要搜查一番营寨,夺去姓李的兵权……”

“赵羽成么?他除了会喝酒,我看不出他有甚么其他本事……”

“爹,你便放心吧,前营一百二十多号人,丰林山上充其量不过三四十人,又没了头脑,要解决他们还不是手到擒来么?”高绍基自信满满地道。

“但愿吧……”高允权叹息着道。

……

沈宸和梁宣蹲在栅栏的后面,隔着作为隐蔽物的柴堆和草垛,仔细瞄着在军寨外曈曈擅动的人影默然无语,陆勋蹲在他们的身后,正在低声报告着上望寇台观察的结果。

“……州城方向没有动静,西面的塔也没有人占领,好像总共便来了这么点人,都聚在寨门外面。没有分兵,侧翼没啥危险,不过刚才有一队兵开进了村子,到现在还未见出来,看样子是找麻烦打秋风去了……”

“……正面的敌人人数和装备情况呢?”

“一百二十人以上,站在前面的二十几个人披着甲,有四十多个人手中的木枪枪头似乎加装了枪刃。有一个骑马的,在后面转悠,离我们站的地方似乎有五六十步远吧,望楼在山顶上,离的太远,没看清楚相貌——”

“……NaiNai的,他们这是想做甚么?”梁宣看着寨子外面翻翻滚滚的人流皱起眉头道。

“……在整队……”沈宸冷笑着道。

“啥?”梁宣眼前飞舞起了小星星……

沈宸看了他一眼,淡淡道:“你参加过以前的左队行军吧,不记得了么?发兵之前,我们也是这么整队的……”

梁宣咽了口吐沫,咧着嘴道:“整个队用的着花上两盏茶的光景功夫?”

沈宸“哼”了

《北唐》 精彩点评

设定大赞啊大赞,剧情设置也不发散,就是换着花样用金钱开发各种女人的下限,没有种田开公司那种浪费老子时间的东西(我就不信作者(蚕室废人)能写多专业,被吹爆的赤色黎明除了土改我看也没多专业,要真的很专业干嘛来写爽文)。文笔部分以对唐铃青的描写最佳,看得gier梆硬作者(蚕室废人)对女性的性格比较样板化,但对破除舔狗劣根性很有教育意义。反正我感觉自己受教了的。 太监之前的几个章节剧情开始发散了,搞什么劳子黑社会,作者(蚕室废人)你混过黑社会吗,没混过能写好?还好太监了,不然只能当粮草。

北唐

北唐

作者:蚕室废人类型:历史状态:连载中

设定大赞啊大赞,剧情设置也不发散,就是换着花样用金钱开发各种女人的下限,没有种田开公司那种浪费老子时间的东西(我就不信作者(蚕室废人)能写多专业,被吹爆的赤色黎明除了土改我看也没多专业,要真的很专业干嘛来写爽文)。文笔部分以对唐铃青的描写最佳,看得gier梆硬作者(蚕室废人)对女性的性格比较样板化,但对破除舔狗劣根性很有教育意义。反正我感觉自己受教了的。 太监之前的几个章节剧情开始发散了,搞什么劳子黑社会,作者(蚕室废人)你混过黑社会吗,没混过能写好?还好太监了,不然只能当粮草。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