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狐歌》大漠狐歌为什么听不了 小白文 狐歌YAOI

狐歌

玄幻言情连载中

亲仁新书《狐歌》由亲仁所编写的玄幻言情风格的小说,主角紫萱,林俊杰,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 紫萱忽然开口询问还有没有这样的作品,不仅是晓静,青年摊主也颇为意外。 他想了想,问道,“你是一定要这种画的作品?” “当然!”紫

阅文集团
|更新:2020-09-20 00:55:34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亲仁新书《狐歌》由亲仁所编写的玄幻言情风格的小说,主角紫萱,林俊杰,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 紫萱忽然开口询问还有没有这样的作品,不仅是晓静,青年摊主也颇为意外。 他想了想,问道,“你是一定要这种画的作品?” “当然!”紫

《狐歌》免费试读

紫萱忽然开口询问还有没有这样的作品,不仅是晓静,青年摊主也颇为意外。

他想了想,问道,“你是一定要这种画的作品?”

“当然!”紫萱说。

说完后,她似乎觉得要求有些苛刻,然后她又接着说道,“有的话当然更好。如果没有,你有这这幅画作者的其它作品也行。”

“你大概要多少?”青年问道。

“有的话,我全部收购。”

“全部?”青年倒吸口凉气,以为自己听错了。

“是的,全部!”紫萱再次强调道,她的语气不容置疑,“价钱你放心,我绝对会让你满意。”

青年眼睛一亮,随即考虑了一下,说,“你等等,我先打个电话问问。”

“没问题。”紫萱点点头,颔首示意他去打电话。

“这里太吵。”青年回应道,“稍等。”

他快步走到街道旁边的一间精品店里面,朝漂亮的女店主打了个招呼后,然后从兜里掏出手机打电话。

晓静满腹疑问,她正要张开询问,却猛然停住了——

她忽然看到旁边侧着身子的紫萱一脸肃然,而她的左耳在有节奏地轻微地颤动。

紫萱虽然扎着头发,但两鬓垂下的发丝也几乎遮住了耳朵。如果不是晓静离得近,根本看不出来。

谛听术!

她居然动用了谛听术!

晓静惊诧莫名,心中瞬间似乎有海浪涌起,让她无法正常呼吸!

谛听术乃是顶级秘术,在中千世界也是排在前列的。谛听秘术的高阶后期修炼者可以将听觉修炼到匪夷所思的境地——通过听觉在远距离能够辨析世间万物,甚至可以听取人的心声。

谛听术极为高深,它对修炼者的天赋特别是身体的敏锐度要求极高,而且中后期还需要大量的天材地宝来洗髓划骨、改造身体,如若不成功即可能成为废人,因此修炼的难度和风险都极大。

中千世界中的各大王族,在以往的一段时间里,曾纷纷不遗余力地培养谛听者。因为,此种秘术一旦修炼有成,那么其作用无疑是巨大的——特别是在战争中,如果没有有效的手段阻挠谛听术的探察,那么己方的行踪将暴露无遗,其处处被动的结果自然可想而知。

不过,也正因为难度太大,所耗费的资源也是天文数字,而且收效甚微——整个中千世界最终能够达到高阶后期的没有一个人,而达到中期的也不过屈指可数。所以,各王族大规模培育谛听者的计划在众多的反对声中,才渐渐偃旗息鼓。

在结丹初期时,紫萱也曾修炼过谛听术。不过,不管她如何修炼,她也仅止步于入门,最后只能无奈地改修其它秘术。它的修炼之难,可想而知了。

不过,即使是刚入门,晓静知道,紫萱凭此谛听神通亦可以听到百里外的虫蚁声。

只是,晓静无法理解,为何她此时运用谛听术去听两个普通凡人的对话?

……

“打完了?”紫萱问道,“怎么样?”

正在晓静怔怔出神的时候,青年打完电话走了过来。而紫萱也早已收起了秘术,神色如常。

“不好意思,这个要求可能满足不了你?”青年挠挠头,苦笑道。面对眼前这个购买此画的女子,他竟无法生出一丝的诓骗之心。

“难道他只画了这么一幅,还是你根本不知道作者本人?”紫萱问道。

“画作太多了,而且又不是同一个人画的,实在是分不清楚!”青年伸手指了指摊子上一堆的画,说道,“所以我也不知道作者是谁?”

紫萱点点头,这和她听到的内容差不多。

青年没有撒谎,他本身并不是艺术专业的。

他的画要么是从批发市场进来的,比如那些印刷品。要么就是学艺术的朋友寄放这里卖的——对于艺术专业的学生来说,好的作品销售的渠道自然更多,比如参加全国各地的画展,进入画廊等等。而感觉不满意的作品或者涂鸦,可以拿给摆摊设点的同学,多一条销路,能卖出自然好,不能也算是帮衬。

而最初摆放有这幅《烈焰红唇》的那堆画作正是如此,那是他从美术学院的朋友那里拿来的。至于价钱,他的朋友根本就没有计算在内,相当于赠品。因为,它们据说是授课老师的随意之笔和大学生们不要的习作。

青年在电话里和朋友联系之后,心中就不免有些惋惜。既然无从得知准确的作者,自己也不可能一一去核实,所以这个生意只能作罢。

“实在抱歉!”青年想了想,又说,“要不你可以再看看其它的,有没有你喜欢的?”

“不用了,下次有机会再来看吧。”紫萱摇摇头。

“好,欢迎下次再来!”青年笑道。

当然他心里知道没有下次了,这只不过是客气话罢了。他把画作《烈焰红唇》小心地装进塑料袋里,然后递给旁边伸过手来的晓静。

紫萱笑了笑,打开钱包,按晓静给的价格付给了画钱。

临走时,紫萱忽然想起什么,转身对青年说,“那个美术学院的林老师,他的全名是什么来着?”

“林俊杰!”青年随口答道。

“林俊杰?好名字!”紫萱点点头,道了一声谢,然后和晓静离开了。

两个人走了许久,青年才反应过来——

奇怪了?我说了林老师么?她怎么知道我朋友是林老师的学生?

……

晓静和紫萱一路默默地走着,似乎街道的喧嚣和她们全然没有关系了。

紫萱看了她一眼,问道,“你是不是……想知道什么?”

“我只是好奇……”晓静扬了扬手里的袋子,感叹道,“当然,你可以不说的,我当做不知道。”

“我自己也很意外。”紫萱说道,声音竟有些沙哑,“没想到啊,最终还是出现了……”

晓静不再说话,静静地听着,她知道,如果紫萱不说的话,没有人可以勉强。

街道两旁的灯火依然通明,晓静看得出,紫萱的神情却有些黯然,带着一丝忧伤,那模样完全不是平日里所见的自信、坚强的紫萱了。

“本来这件事情过去这么多年了,我的心也渐渐冷了。想谁都不告诉,埋在心底的……看来,是应该让你和蓝蓝知道了。”

“那个人是谁?”晓静毫不意外,忍不住问道。

紫萱的胸脯起伏不定,似乎在竭力控制情绪,她停了一下,接着说,“我的一个朋友。”

“是一个男人?”晓静追问。

“是的!”紫萱回答道。

“我懂了。”晓静长叹道,“其实,你还是可以不说的。”

“或许,我需要你们的帮助。”

《狐歌》精彩评论

    好书,可惜总是缩手缩脚时还要不时求生欲极强的歌功颂德一番,没办法,和谐神兽在头顶盯着呢。PS:老王是真的被和谐神兽打的够够的了,前一《狐歌》好歹都摆在明面上,这一《狐歌》连和谐都让你摸不着头脑,不过也对,事关我党,如果能摸到头脑的那还叫和谐内容吗?于是老王感慨:以后只写架空幻想文,要再写这种历史题材的他就是傻x。于是大概这是最后一本老王的和现实有关的文字了,惜哉。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