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南风入北枳,顾时方为安》 straight(直人文) 南风入北枳,顾时方为安同人志

南风入北枳,顾时方为安

现代言情已完结

主角是顾玺北,沐慕的小说《南风入北枳,顾时方为安》此文是桑蚕婆婆原创的现代言情文,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男,男人?”沐慕看着祁南风眼里尽是惊讶,只觉得眼前的这个男人是在将自己当戏子耍弄,祁南风什么时候,喜欢男人了?她怎么不记得,祁家

酷匠网|更新:2020-05-17 00:52:26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主角是顾玺北,沐慕的小说《南风入北枳,顾时方为安》此文是桑蚕婆婆原创的现代言情文,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男,男人?”沐慕看着祁南风眼里尽是惊讶,只觉得眼前的这个男人是在将自己当戏子耍弄,祁南风什么时候,喜欢男人了?她怎么不记得,祁家

《南风入北枳,顾时方为安》免费试读

“男,男人?”沐慕看着祁南风眼里尽是惊讶,只觉得眼前的这个男人是在将自己当戏子耍弄,祁南风什么时候,喜欢男人了?她怎么不记得,祁家还有过男媳妇的族史。

“祁南风!”顾玺北的声音突兀的响起在这间本来有些静谧的咖啡厅。要不是他早早买通新晨,指不定现在还被蒙在鼓里,哪里能够知道祁南风,竟然香软在怀地在这种情致悠然的背着自己偷腥呢!只是顾玺北不知道的是,凭着祁南风的性格,若是他自己没有默许,新晨就是有关于他的半点行踪,也是不敢外露半分的。

祁南风听着顾玺北那熟悉的炸毛声,心里一咯噔,竟然还真的莫名有些心虚。随后立马就收了收心绪,站起身将赶过来的顾玺北拉到怀里,轻柔的摸了摸顾玺北的软发,在他额头上毫不避讳的印上一吻:“你来了。”

顾玺北和沐慕对于这突然的变故皆是一愣,只不过沐慕是不敢相信,而顾玺北则是以为祁南风是为了欲盖弥彰,所以才拿出了他平时平息自己怒气的惯用伎俩。虽然祁南风确实也是这么想的,不过显然,对于情敌当前的顾玺北,现在这招似乎并没有起到任何的作用,反而在顾玺北的眼里,祁南风更加坐实了自己“心里有鬼”的事实。

只不过眼前还有个大麻烦没有解决,顾玺北想了想,顾全大局的决定等着回去之后,再好好的找祁南风秋后算总账。于是一手搭在祁南风的肩膀上,一把将他按了下去,自己也慢悠悠的坐在祁南风的身旁,端起祁南风用过的咖啡喝了一口,真苦!顾玺北暗自评价到,随后又叫服务员端来了一杯果汁。

挑挑眉看着还在一旁目瞪口呆的沐慕,先入为主的开了口

:“你是哪位?”

沐慕听着顾玺北近乎挑衅的语气,当下小姐脾气也上了头,看着顾玺北同样不屑一顾的反问他:“你又是谁?”

“祁南风的男人。”顾玺北端起果汁喝了一口,又恶趣味地故意当着沐慕的面,将剩下的果汁凑到了祁南风的嘴边。祁南风也是很给面子的喝了一口,丝毫不介意当着外人的面,在公共场合授受相亲。

“我是他的未婚妻!”沐慕看着顾玺北,恨不得不顾教养地,将自己身前的咖啡,泼到对面那两个不知廉耻的狗男男身上,看着顾玺北,同样毫不示弱地宣誓着本不存在的主权。

“哦,是吗?”顾玺北面带微笑的看着祁南风,乔装毫不介意的样子,心里满腔怒火,祁南风这该死的臭狐狸,背着自己偷腥也就算了,竟然还给他搞出个什么未婚妻来!未婚妻,未婚妻,指不定他晚来一步,这未着未着,就真被那个臭女人登堂入室,成了祁南风的过门妻子了。想到这里眼里的怒气便更加涌了上来。

祁南风看着顾玺北眼里想要把他生吞活寡的燎原怒火,知道自己现在若是不放下所谓的事实,“坦白从宽”“弃暗投明”的话,只怕这一两个月他都得吃斋念佛,成个带发修行的‘光棍’和尚了!于是也就配合着顾玺北,假装从风而服地回应到:“我是你的不是吗?”

事实证明,适当的低头服软对着自己的性福生活,还是有着不可缺少的调和作用的。果然顾玺北听到祁南风识时务的回答,心里的怒气总算是消散了不少,看着面色复杂的沐慕,不客气的下了逐客令:“听到了吗?这里没你什么事了,听明白了就赶紧消失,以后再敢背着我顾玺北挖墙角,不打女人这话在我这里,可是不顶什么用处的。”

祁南风听着顾玺北语气中不加掩饰的威胁,暗自笑了笑,这顾玺北可真是个活宝。心里这样想着,眼里的纵容更是丝毫不差。沐慕见祁南风这般都不做回应,只当他是被顾玺北迷了心智。

于是气愤的站起身,离开之前问出了一句让顾玺北危机感顿生的问题来:“南风,祁叔叔要是知道你和一个男人在一起,他是肯定不会同意的,而且祁叔叔这么一个重信守义的人,他既然答应了我们两家结亲的事情,你就看着吧,到了最后和你在一起的人只会是我沐慕而已!”

说完,便瞪了顾玺北一眼,拿起放在一旁的包包,转身离开了咖啡听。顾玺北听着他的话皱了皱眉头。确实如此,即使祁南风已经成功被他给带偏了,但不代表他能够将整个祁家的人都一如祁南风一样的掰弯。祁南风已经算得上是个奇迹了,要是他也用这样的方法去对付祁老爷子一行人的话,指不定皮都得褪个两三层。

祁南风看着突然沉默下去的顾玺北,知道他是在为沐慕的话担心,于是伸手勾起了顾玺北的下颚,使他和自己对视着,轻声开口安慰道:“别担心,交给我。”顾玺北听着祁南风的话,更是害怕夜长梦多,于是按住祁南风的后脑勺,再他嘴唇上重重咬了一口,随即说到:“带我去见你老爹!”

“什么时候?”祁南风忍着顾玺北的粗鲁所带来的疼痛,问了问顾玺北。

“现在。”

顾玺北去意已定的看着祁南风,再晚些指不定自己的拖儿就成了别人家的女婿了。敌人都进犯到了自己的头上,这叫顾玺北怎么能忍得下这口窝囊气!

“……”

“随便再给我解释解释,你那个劳什子未婚妻的这茬。”

“……”

“否则这辈子你都别想再碰老子一根头发丝儿。”

“……”

“祁南风,你到底有没有在听老子说话!”顾玺北看着秉承着沉默是金的祁南风,气就不打一处来。

平时不是铁齿铜牙说的头头是道的吗?现在正需要他说点正事的时候,倒是屁都放不出来一个了。由此看来,祁南风这个反应特征,就只有两种可能了:不是心虚,就是过度心虚!

“在。”祁南风听着顾玺北怒气攻心的低吼,总算是开口老老实实的应了这么一声。

“在听你怎么不说话?未婚妻和你老爹的问题,你到底先回答哪一个?”顾玺北再次不耐烦的追问到,恨不得把一旁装乖不会挑时间的祁南风,塞到抽水马桶里去搅成渣。

“……”

“……”祁南风,在老子消气之前,你休想再动老子一个指甲盖儿!

《南风入北枳,顾时方为安》精彩评论

    重新看了一遍,前面三分之二写的还是不错的。作者(桑蚕婆婆)对官场的理解很到位,政治斗争应该是政治理念的碰撞,不是白刀红刃的厮杀。更不像很多官场脑残文,官斗就是拉帮结派,最后在常委会上玩举手的游戏。但是最后三分之一主角(顾玺北,沐慕)成为辽东省长,后面的内容就成为鸡肋了。也许作者(桑蚕婆婆)构思不出主宰一方大吏官员的眼光,气魄还有思维。情节大多都是日常琐事,装逼打脸,大大拉低整《南风入北枳,顾时方为安》的格调,真的非常可惜。虽然小说里的女性角色都写的不错,但是还是觉得应该单女主(顾玺北,沐慕),心目中还是希望能坐上那个位置的人是一个有道德洁癖的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