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狐颜魅影》狐颜乱羽 NP文 狐颜魅影御姐

狐颜魅影

玄幻言情连载中

完结小说《狐颜魅影》是淡烟色最新写的一本玄幻言情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连乐,廉子,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 连乐站在院子里,看着樱花树上飘落的粉色花瓣,脑海里浮现着昨日雨中彼岸的落寞眼神,不禁感慨万分。 木柴犬出门时跟连乐说,彼岸今日要

阅文集团|更新:2019-10-24 00:54:30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完结小说《狐颜魅影》是淡烟色最新写的一本玄幻言情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连乐,廉子,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 连乐站在院子里,看着樱花树上飘落的粉色花瓣,脑海里浮现着昨日雨中彼岸的落寞眼神,不禁感慨万分。 木柴犬出门时跟连乐说,彼岸今日要

《狐颜魅影》免费试读

连乐站在院子里,看着樱花树上飘落的粉色花瓣,脑海里浮现着昨日雨中彼岸的落寞眼神,不禁感慨万分。

木柴犬出门时跟连乐说,彼岸今日要去上山采花药。据说史府所需要的花药还缺少一种花粉。每次上山采药,连乐都去帮忙。然而这一次,她却感觉不是那么自然。此次彼岸比以往任何一次配药都要用心。听木柴犬说,史府的那位病人的病只有彼岸的花药能够治好。这让连乐感到很疑惑,觉得其中必有蹊跷。莫不是转世的狐妖想借此除掉彼岸?连乐感到后脊梁一阵发凉,摇摇头拼命说服自己不是这样的。毕竟,彼岸去京城不是一次两次了。

“小乐?”连乐这才反应过来彼岸已经站在她身边了。他摸了摸她的额头,关切地问:“是不是哪儿不舒服?脸色这么苍白。”

“没……没有。只是昨晚没有睡好。我……我们出发吧。”连乐支支吾吾的,背起竹篓子径直走出了院子。

彼岸觉得连乐今日有些不大对劲,但满脑子都是萱草的花粉,昨日下了那么久的雨,花粉应该都被雨水冲刷掉了。虽然现在是太阳高照,可是果真就能够找到那种花粉么。他心里有些没底。可是已经不能再拖了,只能寻找没有被雨冲刷掉花粉的萱草。这的确有点儿困难。

漫山的花草,有的已经高过膝盖了。刚走到山脚下,木柴犬就满头大汗地飞奔过来,兴高采烈地叫喊道:“主人、小乐,我来帮忙了。”

“木柴,你就忙完了吗?”连乐问道。

“今日就早收工了些。”木柴犬边挽起袖子边看着彼岸问道,“主人,你要的那种花粉是不是萱草的?我见过呢,知道是哪种。”他嘿嘿地笑着,有些迫不及待地夺过连乐手中的廉子,拨开两旁的荆棘就开始寻找起来。

彼岸看着木柴犬,淡淡地笑了。连乐忙上前制止说:“木柴,你真鲁莽。这里哪有带着花粉的萱草啊。估计昨天都被雨水给冲刷掉了。我们应该看看山洞、树下那些淋不着雨的地方。”

彼岸有些不可思议地看着连乐,眼神中闪过一丝惊诧,瞬间恢复了自然,依旧淡笑着,“木柴,小乐说的没错。我们倒山路那附近看看。”

木柴犬有些泄气地停下来了,“噢”地一声,低头跟着彼岸往山路那边走着。

三个人开始各自忙了起来。木柴犬把廉子给了连乐,“这个还是你用吧。我才用不着这样的呢。”他拔出腰间的长剑,有些自豪地在连乐眼前晃了两下。

连乐心中觉得好笑,却装作一副认真的表情,“即使你用长剑也未必比我先找到萱草。不信我们走着瞧。”

木柴犬受到挑衅般,不服气地说:“你好好的在一边呆着休息,我一定很快找到萱草。”

彼岸似笑非笑地对连乐说:“你这激将法对木柴还是挺管用的。”

连乐虽然知道自己的小计谋被彼岸识破了般,却丝毫不感到羞愧,只是脸还是不由自主地红了。“我去那边看看。”说着她便往草丛的方向走去。

木柴犬在树下的草丛里翻找起来,看见从草丛里倏地飞出一只鸟,便飞身追了上去。在空中翻了个跟斗,却不小心撞上了树枝上的蜂窝。黑压压的一片嗡嗡声在耳边响起,一只只黄蜂如同细针般蜂拥而出。木柴犬急忙躲避着,与黄蜂斗了起来。

彼岸在草丛里走了几步,感到头一阵眩晕,胸口发闷。怎么会这样?他清醒了一下神目。闻着风中的花草香,突然觉得昨日擦肩而过的白衣女子身上的淡香很奇怪,莫不是那种香中带着毒?他从袖口里掏出了自制的解毒丸,吃了下去。不一会儿,便感觉好了很多。

他伫立在花丛中,眼神淡定地望着远方,开始回忆昨日的情景,心里猜想着那个白衣女子,到底是什么身份。正在这时,他瞥见不远处的连乐,只见她正向一个山洞走去。彼岸忙飞身过去,拉住连乐,带有些命令语气说:“你在这儿呆着,我进去看看。”连乐愣了一下,然后点点头,又开始在附近寻找了起来。

等彼岸出来时,连乐一脸喜悦的表情,“师父,我找到啦!是这个吗?”她拉着彼岸往附近走去,在一块已经生了些苔藓的大石头旁停下,石头上的苔藓南面已经被太阳晒干了,而北面却依旧是湿的。彼岸看见石头北侧的萱草,有些纤弱,却依旧昂着头顶着花粉。他轻轻地摘了下来,小心翼翼地把花粉抖落在一块白色的布上。

“你是怎么找到的?”彼岸微笑着问连乐。

“看石头上的这些苔藓,我想,昨日山间的雨应该是从南面飘向北面的。所以我就在寻找着石头的北面,看看有没有萱草。没想到这么快就找到了呢。”连乐一脸雀跃的表情,补充道:“不过也是师父你厉害,知道这一块生长了很多萱草。”

彼岸脸上闪过一丝诧然,他看着一脸笑容的连乐,原本惊叹的眼神中有些落寞。如果曼珠是投生于这个时代的话,那么她应该跟连乐差不多大吧。他记起一次黄泉路上流着泪对着彼岸花吟歌的女魂魄,歌曰:“只因为在人群中多看了你一眼,再也没能忘掉你的容颜。梦想着偶然能有一天再相见,从此我开始孤单地思念。想你时你在天边,想你时你在眼前,想你时你在脑海,想你时你在心田。宁愿相信我们前世有约,今生的爱情故事不会再改变。宁愿用这一生等你发现,我一直在你身边从未走远。”他和曼珠就是这样传奇,自从万年前他们违背神的旨意偷偷见了一次后,他就一直没有忘记曼珠的容颜。

彼岸把思绪收了回来,如今他最期待的就是去京城。以前也有过这样的情况,虽然已经记不清楚是他们的第几次轮回了。曼珠得的病只有彼岸能够治好。虽然希望很渺茫,但是他依旧但愿着这一次自己解救的是曼珠。

一想到这儿,便觉得自己不能再等了。他拉着连乐,虽然心中已是焦急如火,却依然一脸淡定地对她说:“我们不用找木柴了,他自己会回去的。史府所要的花药是眼前最为急迫的,我得尽快做好才行。”

连乐点点头,“好,我们这就回去。”她跑到一边去取她的竹篓子,却脚似乎被拉了一把似的往山底下滑去。“师父——”她拼命地抓着两旁的花草,然而一股无形的力量把她往下拉。“师父,救命——”她叫喊起来。

彼岸疾身飞来,揽着沿峭壁滑落的连乐,飞至峭壁上的平地。刚刚明明是很平缓的坡,怎么一下子变成了陡壁了?彼岸心里疑惑起来,忙拉着连乐,“我们快走,这儿有危险。”

“可是木柴呢?他不会是出了什么事吧?”连乐忙问道。

彼岸坚定地说,“木柴没事的。他只是贪玩罢了。不用担心他。”

连乐噢地一声,背起竹篓便紧跟着彼岸离开了群山。褶衣角从花草上拖曳而过,一袭白衣飘飘,望着渐渐远去的两个身影,黯然一笑。

到了镇上,人多了些。彼岸才放开连乐的手,松了口气。刚刚山上的那股妖气不断逼近,而他那原本半仙半妖之身在人间的这十几年里已经变得有些虚弱。木柴犬又不在旁边。不过总算是脱险了,他看了眼旁边的连乐,正好与她四目相对。

“小乐,我问你一个问题。如果一个大国国势有些衰落,而周边有的小国日益强盛,不断对大国进行侵扰。大国不希望通过战争的方式解决问题,那么还有其它什么非武力的办法,能够让两国和平相处呢?”这是上次史大人向他提的问题,他当时提出了几个解决方案,不过貌似都被否定了。彼岸也不大清楚自己为什么要问一个十几岁的女孩这么深奥的问题,只是觉得她是连乐,一向很有智慧,应该能够解答得了。即使答不上来,也无什么妨碍。

“这个……”连乐想了一会儿,然后笑着对彼岸说,“师父,等我慢慢想好了再告诉你。”

彼岸愣了一下,转而开起玩笑来,“噢?小丫头,你倒和我卖起关子来了。”觉得连乐是找借口推脱,所以也就没当一回事。

等到夜晚的时候,繁星满天,木柴犬才蹑手蹑脚地回了屋。脸上被黄蜂扎了几个脓包,有点儿疼。他想趁着夜色去药房取点儿消炎解毒的药材来,说不定明天就好了。他不大想让彼岸知道。说来也奇怪了,那大黄蜂毒Xing竟然这么强,连神仙都被扎起了包。

他刚在床上躺了下来,却又立刻跳了起来。双眼直直地望着屋顶,明明昨天在镇上一家的屋顶偷了几块瓦片过来补上,怎么又出现了一个更大的漏洞?他飞身至屋顶,踏着灰色的瓦片走来走去,仿佛在视察着似的。结果却发现自己偷来的几块米黄色瓦片被补在连乐的屋顶上去了。一阵迷惑不解。

而连乐却总在思索着白日彼岸提出的那个问题。如果猜想不错的话,彼岸所指的大国就是他们三个所在的中原的汉国吧。而那个小国应该就是周边的夷国。而今汉国有些衰落,早已无当年盛世之雄风。夷国在国王萧玉feng的带领下却日渐强盛,不断地对中原进行边境骚扰,边境百姓民不聊生。对于这个朝代政治方面的事情她也只是略有所闻,那该如何解决呢?她不禁皱起了眉头,毫无睡意,躺在床上苦思冥想起来。

《狐颜魅影》精彩评论

    美娱小说,穿越到97年的好莱坞继承即将破产的电影制作公司,找中东土豪融资拍电影,然后收购电影发行公司,下一步应该去坑阿三土豪的钱了,现在时间线进行到了主角(连乐,廉子)千辛万苦终于收购了宝丽金的海外发行部,刚把这电影整出来。哈哈,主角(连乐,廉子)还是有点腹黑的,赤裸裸的表现了在利益面前的资本家的嘴脸。总的来说,看的很爽,作者(淡烟色)还是有考究的,毕竟是美娱老作者(淡烟色)了,只希望主角(连乐,廉子)不要种马,不要种马!!!!后宫控制在5人以下我觉得是仙草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