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恋在弦间》梅花落在弦间 全文阅读 恋在弦间总受

恋在弦间

现代言情已完结

Ten新书《恋在弦间》由Ten所编写的现代言情风格的小说,主角顾岛,江厌,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 “今天是秋分吧。” 江厌离走过来,弯下腰揉了揉顾岛手里小狗崽子的脑门儿,绒毛短短的,扎的江厌离手心痒痒的。“叫秋分吧。”他提议,

|更新:2019-10-03 16:56:12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Ten新书《恋在弦间》由Ten所编写的现代言情风格的小说,主角顾岛,江厌,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 “今天是秋分吧。” 江厌离走过来,弯下腰揉了揉顾岛手里小狗崽子的脑门儿,绒毛短短的,扎的江厌离手心痒痒的。“叫秋分吧。”他提议,

《恋在弦间》免费试读

“今天是秋分吧。”

江厌离走过来,弯下腰揉了揉顾岛手里小狗崽子的脑门儿,绒毛短短的,扎的江厌离手心痒痒的。“叫秋分吧。”他提议,“你们觉得呢。”

“秋分啊。”顾岛重复了一遍,这个名字听起来不知道哪里,反正就是怪怪的,但是也蛮好听的。“老湛你说呢。”顾岛回头冲湛星楼眨巴眨巴眼睛。

“我捡回来的你就不知道先问问我么。”言清让吃醋的指了指江厌离和湛星楼,“你说我捡个狗崽子,名字是他起的(指了指江厌离),你问他意见(指了指湛星楼),我呢?我呢我呢。”

“你的意见并不是很重要。”顾岛冲着言清让做了个鬼脸,“你要是觉得委屈,那跟你一个姓,行么。言秋分?”

“你滚,它又不是我儿子。”言清让故作生气的从小狗崽背后戳了戳它的脊梁,软软胖胖的,手感好的难以置信,“……它好Q哦。”

“你别那么大力戳它,你再给它戳死咯。”顾岛把狗子护到了自己的怀里,假装瞪言清让。言清让觉得好笑,便作势跟顾岛去抢狗子,追逐打闹,顾岛往回跑的时候把狗子想都没想就塞进了湛星楼的怀里,塞了湛星楼一愣,言清让过来抢,湛星楼下意识的转过身给狗子护到怀里躲了一下,转身就扔给了江厌离。

完全没有想过自己要加入战局的江厌离拿着狗子不知道要怎么做,看着扑上来的言清让,突然,举了起来。江厌离的举动让吵吵闹闹的屋子突然安静了起来,三秒钟以后,爆发出了更剧烈的笑声,连湛星楼都忍不住哈哈大笑了起来。

言清让笑弯了腰,抬了抬手,轻而易举的从江厌离的手里接过了狗子。身高一米九三的言清让面对身高一米八五的江厌离,第一次找到了自己的绝对领域,这个瞬间的江厌离还真是可爱的过分。

言清让抱着狗子,看着顾岛,“养秋分倒是没问题,不过我要提醒你啊,该练琴还得练琴,不能玩物丧志。”

江厌离为了缓解尴尬,假装咳了咳,“咳咳,阿让说的没错。百团争霸的复赛……”

“喂喂,“顾岛打断了江厌离的话,“我没忘记你和老周之间有个约定好吧,校乐团我是肯定要进的,百团争霸这场比赛我是肯定要赢的。”提到百团争霸里面,老周和江厌离的契约,顾岛现在有些心动了。不是因为为老周争面子而笃定一定要进校乐团,而是她知道,言清让是校乐团的常驻大提琴,江厌离是校乐团的钢琴,湛星楼是校乐团的长笛。如果是按一个成型的乐团分配的话,这个有他们仨的乐团,还缺了一把小提琴。

这把小提琴,大概就是自己吧。顾岛自恋的想。其实也不是多自恋,她可以感觉到老周的确是想让她以这个身份出现在这个学校的。而现在,看着面前为她的琴房忙碌的是三个人,她也真的有些打心底里想要跟他们三个组成一个团体。

比争口气更重要的,大概是通过这个比赛,有了这三个朋友吧。虽然跟江厌离还是没有好脾气的吵吵闹闹,虽然还不是很清楚湛星楼的病到了什么程度,要怎么才能治愈,但是有言清让陪在身边,又有什么好怕的呢。

收拾好的琴房焕然一新,江厌离和言清让不吝啬的从自己的琴房贡献出了最好的设备来给顾岛祝贺乔迁之喜。顾岛倒是不推辞,大大方方的说了谢谢全盘接受,反正这个琴房等到租约到期,还是要传承下去的,这些也不是揣进自己兜里的东西,没有必要假惺惺。

“他们都有的送,”湛星楼笑了笑,“我倒是没有什么好送的,秋分的吃住生活,我包了。好么。”

“好呀好呀。”顾岛答应完了以后,脑筋一转,“那遛狗养花,喂狗浇花,是不是你都可以做了。”

被顾岛摆了一道的湛星楼一愣,如果是这样的话就意味着自己以后要天天跑顾岛的琴房了。一直以散漫著称的湛星楼,当初进校乐团都是几个老师合起伙儿来连坑带骗才逼迫就范的,现在面前这个小丫头竟然给他身上压了这么重的一个责任,奇怪的是,自己不仅没有想要反抗,反而很期待……湛星楼点了点头,“好。”

眼看复赛迫在眉睫,重回生活的顾岛一点儿都没有放松警惕,自从琴房竣工,练习就这么敲锣打鼓的紧张进行了起来。和原来不同的是,现在言清让对她提供的帮助再也不会避着江厌离进行了,而且,琴房里又多了一个勤劳的影子,时不时会给顾岛提供一些好用的建议。

每次顾岛来到琴房的时候都能看到,已经溜了秋分回琴房的湛星楼。偶尔撞见还会一起买份早餐吃,生活里的湛星楼,好像距离亚斯伯格综合症很远,偶尔和他讲起病情,湛星楼只是笑笑的说,“其实没有什么太大的影响,很多时候都能控制,对生活里的一些和别人相处的方式也有所掌握,不耽误。”

多数时候,湛星楼都会沉默不语。坐在角落,看书或者逗秋分。顾岛就一直一直练琴,很少会问湛星楼的意见,因为即使问了,湛星楼心情不好也不会理。相反言清让拎着一大堆吃的出现的时候,琴房就会变的很热闹。

“我觉得你有些地方还应该微调一下。”

言清让听了顾岛的训练结果以后,给出了比较中肯的建议。顾岛什么都好,但是毕竟是因为年纪不大,入行不久,对音乐的领悟力肯定不及同等进入复赛的对手来的深。但是言清让也不知道要从哪里给顾岛意见。对于言清让这样的天才来说,对音乐的感悟力就是天生的,如果一定要他在技术上做规范是没有问题的,但是要是让他就怎样是标准的音乐领悟力做一些要求,他也束手无策。

在一旁看书发呆的湛星楼看着两个面面相觑相视无语的人,看不下去了,站起来,“走吧。”他对顾岛说。

“哎?去哪儿?”顾岛一头雾水,这边还有一大堆事情没有解决,现在湛星楼说要带她和言清让走,去哪里呢。

“跟我走就知道了。”套上外套,表情淡淡的湛星楼拉开门,拐进了走廊里。顾岛和言清让跟在他的后面,七拐八拐就走到了一个陌生的琴房。一阵熟悉的古龙水味道钻进了顾岛的鼻子,门后面隐约传出但是听不太清的声音让顾岛意识到这里是哪里,“江厌离的琴房?”

“你只是听那些教科书一般的课件,从来没有感受过现场的演奏有多震撼吧。”湛星楼敲了敲门,没有得到里面的认可,推门就走了进去。顾岛和言清让紧随其后,琴房里,是一家好看的,每个缝儿里面都透着贵字的豪华大钢琴。只是简单的穿着衬衫牛仔裤坐在钢琴前的江厌离对这三个不速之客,脸上没有一丝表情。

这是顾岛第一次听到和看到江厌离弹钢琴。

在顾岛的印象里,这个不可一世的江厌离只是活在老周的转述和芸芸众生莫名的崇拜中,他到底有什么了不起的,顾岛也不清楚。可是,当顾岛走进他的琴房的那个瞬间,顾岛是服气的。他的琴声就好像是上天赐予的礼物一样,完美无缺,每一个音符都流畅的从他之间流淌出来,在顾岛的耳边萦绕,这个程度只是他非正规场合的简单练习,就已经感情饱满,好像在诉说一个故事一样,很难想象如果是他参加一个正式的表演,他还会给观众怎样的惊喜。

敲下最后一个音符,江厌离没有任何表情的看了看三个人,“有什么事情么。”

“没……”顾岛赶紧推辞。

“这丫头,练琴的时候,总是有些奇怪的地方,”湛星楼倚着窗台,对江厌离说,“对音乐的感悟力差点劲儿,我想到你在练琴,就领她来听听看。没准能找到些灵感。”

说亚斯伯格综合症最大的一点是情商低吧。顾岛尴尬的站在原地,满心都是“湛星楼你不是也是天才吗阿让也是天才啊你们在我琴房里演奏给我听就好了呀干嘛要拉我来江厌离琴房听啊多尴尬啊你让我怎么办哎呦我的天哪。”脸上还是要装着嘻嘻哈哈,“那个,我也不知道是来你琴房啊……”

“哦,”江厌离看了一眼跟在顾岛身后的言清让,“那你来干嘛?”

“我……哪儿有顾岛哪儿就有我啊。”言清让指了指自己,回答的理所应当。

江厌离低头看了看表,“这个时间,你应该在上课。”

“……”言清让低头看了看手表,对哦,自己还有乐理课。平时没什么事情偷着也就逃了,但是站在江厌离面前才意识到作为学生会主席,兼管自律部门的江厌离就是查逃课的。

“你,回去上课。”江厌离不容反驳的对言清让说,然后转头看了看湛星楼,湛星楼情商不高但是识相,“我去陪秋分。”

看着两个小伙伴都要脚底抹油,顾岛赶紧反应过来,“我我我该回去练琴了。“

“你留下。”江厌离的话不容反驳似的。

《恋在弦间》精彩评论

    重新看了一遍,前面三分之二写的还是不错的。作者(Ten)对官场的理解很到位,政治斗争应该是政治理念的碰撞,不是白刀红刃的厮杀。更不像很多官场脑残文,官斗就是拉帮结派,最后在常委会上玩举手的游戏。但是最后三分之一主角(顾岛,江厌)成为辽东省长,后面的内容就成为鸡肋了。也许作者(Ten)构思不出主宰一方大吏官员的眼光,气魄还有思维。情节大多都是日常琐事,装逼打脸,大大拉低整《恋在弦间》的格调,真的非常可惜。虽然小说里的女性角色都写的不错,但是还是觉得应该单女主(顾岛,江厌),心目中还是希望能坐上那个位置的人是一个有道德洁癖的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